古典工学之格言联璧,格言联壁

日期:2019-05-06编辑作者:www.997723.com

  富贵家不肯从宽,必遭飞来悲惨。
  聪明人不肯学厚,必夭天年。

富贵家不肯从宽,必遭飞来劫难;聪明人不肯学厚,必殀天年。

蒙学(3)

  倚势欺人,势尽而为人欺。
  恃财侮人,财散而受人侮。

倚势欺人,势尽而为人欺;恃财侮人,财散而受人侮。

惠吉类

  暗里算人者,算的是本人儿孙。
  空中造谤者,造的是自己罪孽。

暗里算人者,算的是自个儿儿孙;空中造谤者,造的是本身罪孽。

哲人敛福,君子考祥;作德日休,为善最乐。

  饱肥甘,衣轻,不知节者损福。
  广聚成堆,骄福贵,不知止者杀身。

饱肥甘衣轻暖,不知节者损福;广聚成堆骄富贵,不知止者杀身。

翻阅有益,作善降祥;崇德效山,藏器学海。

  文化艺术自多,浮薄之心也。
  富贵自雄,卑陋之见也。

文化艺术自多,浮薄之心也;富贵自雄,卑陋之见也。

群居守口,独坐防心;满足常乐,能忍自安。

  位尊身危,财多命殆。

位尊身危,财多命殆。

穷达有命,吉凶由人。

  机者祸福所由伏,人生于机,即死于机也。
  巧者鬼神所最忌,人有大巧,必有大拙也。

机者,灾害所由伏,人生于机,即死于机也。巧者,鬼神所最忌,人有大巧,必有大拙也。

以镜自照见形容,以心自照见吉凶。

  出薄言,做薄事,存薄心,种种皆薄,未免灾及其身。
  设阴谋,积阴私,伤阴骘,事事皆阴,自然殃流后代。

出薄言,做薄事,存薄心,各样皆薄,未免灾及其身。设阴谋,积阴私,伤阴骘,事事皆阴,自然殃流后代。

办好至宝,毕生用之不尽;心作良田,百世耕之有馀。

  积德于人所不知,是谓阴德;阴德之报,较阳德倍多。
  造恶于人所不知,是谓阴恶;阴恶之报,较阳恶加惨。

积德于人所不知,是谓阴德,阴德之报,较阳德倍多。造恶于人所不知,是谓阴恶,阴恶之报,较阳恶加惨。

俗尘让三分,天空地阔;心田培一点,子种孙收。

  家运有盛衰,久暂虽殊,消长循环如昼夜。

家运有盛衰,久暂虽殊,消长循环如昼夜。人谋分巧拙,智愚各别,鬼神彰瘅最严明。

要好儿孙,须方寸中放松一步;欲立室业,宜凡事上吃亏三分。

  人谋分巧拙,智愚各别,鬼神彰瘅最严明。

西方无则已,有则君子登;鬼世界无则已,有则小人入。

留福与子孙,未必尽黄金白镪;积德为行当,由来皆美宅良田。

  天堂无路则已,有君子登。
  鬼世界无门则已,有小人入。

为恶畏人知,恶中尚有转念;为善欲人知,善处就是恶根。

存一点天理心,不必责效于后,子孙赖之;说几句阴骘话,纵未尽施于人,鬼神鉴之。

  为恶畏人知,恶中冀有转念。
  为善欲人知,喜处就是恶根。

谓鬼神之无知,不应祈福;谓鬼神之有知,不当为非。

非读书无法入圣贤之域,非积德无法生聪慧之儿。

  谓鬼神之无知,不应祈福。
  谓鬼神之有知,不当为非。

势可为恶而不为,就是善;力可行善而万分,就是恶。

多积阴德,诸福自至,是在乎天;尽力农事,加倍收获,是取决于地;善教子孙,后嗣昌大,是在于人。

  势可为恶而不为,正是善。
  力可行善而丰富,便是恶。

于福作罪,其罪非轻;于苦作福,其福最大。

事事培元气,其人必寿;念念存本心,其后必昌。

  于福作罪,其罪非轻!
  于苦作福,其福最大!

行善如春园之草,不见其长,日有所增。行恶如磨刀之石,不见其消,日有所损。

勿谓壹念可欺也,须知有世界鬼神之鉴察;勿谓一言可轻也,须知有前后左右之窃听;勿谓一事可忽也,须知有身家性命之提到;勿谓一时半刻可逞也,须知有子孙祸福之报应。

  行善如春园之草,不见其长,日有所增。
  行恶如磨刀之砖,不见其消,日有所损。

使为善而家长怒之,兄弟怨之,子孙羞之,宗族乡党贱恶之,如此而不为善,可也;为善则父母爱之,兄弟悦之,子孙荣之,宗族乡党敬信之,何苦而不为善?使为恶而老人爱之,兄弟悦之,子孙荣之,宗族乡党敬信之,如此而为恶,可也;为恶则父母怒之,兄弟怨之,子孙羞之,宗族党乡贱恶之,何苦而必为恶?

人心1念之邪,而鬼在里边焉,由此欺负之,播弄之,昼见于形像,夜见于梦魂,必酿其祸而后已。故邪心正是鬼,鬼与鬼相应,又何怪乎!人心一念之正,而神在个中焉,由此鉴察之,呵护之,上至于父母,下关于儿孙,必致其福而后已。故正心正是神,神与神相亲,又何疑乎!

  使为善而父母怒之,兄弟怨之,子孙羞之,宗族乡党贱恶之,如此而不为善,可也。为善则父母爱之,兄弟悦之,子孙荣之,宗教乡党敬信之,何苦而不为善!
  使为恶而家长爱之,兄弟悦之,子孙荣之,宗族乡党敬信之,如此而为恶,可也。为恶则父母怒之,兄弟怨之,子孙羞之,宗族乡党贱恶之,何苦而必为恶!

为善之人,非独其宗族亲属爱之,朋友乡党敬之,虽鬼神亦阴相之。为恶之人,非独其宗族亲朋好友叛之,朋友乡党怨之,虽鬼神亦阴殛之。

终日说善言,不比做了1件;一生行善事,须防错了一桩。

  为善之人,非独其宗族亲属爱之,朋友乡党敬之,虽鬼神亦阴相之。
  为恶之人,非独其宗族亲朋好友叛之,朋友乡党怨之,虽鬼神亦阴殛之。

为一善而此心快惬,不必自言,而乡党赞扬之,君子敬礼之,鬼神福祚之,身后传来之;为1恶而此心愧怍,虽欲掩护,而乡党传笑之,王法刑辱之,鬼神灾荒之,身后指说之。

财力艰辛,要知吃饭穿衣,来处不易;光阴赶快,即便读书行善,能有几多。

  为1善而此心快惬,不必自言,而乡党称扬之,君子敬礼之,鬼神福祚之,身后传来之。
  为一恶而此心愧怍,虽欲掩护,而乡党传笑之,王法刑辱之,鬼神灾难之,身后指说之。

一命之士,苟存心于爱物,于人必有所济;无用之人,苟存心于利己,于人必有所害。

只字必惜,贵之根也;粒米必珍,富之源也;片言必谨,福之基也;微命必护,寿之本也。

  一命之士,苟存心于爱物,于人必有所济。
  无用之人,苟存心于利已,于人必有所害。

膏粱积于家,而剥削人之糠秕,终必自盲其膏粱;文绣充于室,而攘取人之敝裘,终必自丧其文绣。

鱼肉伍谷,非有奇祸,必有奇穷;珍惜只字,不但显荣,亦当延寿。

  膏梁积于家,而剥削人之糠覆,终必自亡其膏梁。
  文绣充于室,而攘取人之敝裘,终必自丧其文绣。

世上无穷大好事,皆由于轻利之一念;利第二轻工局,则事事悉属天理,为圣为贤,从此进基。天下无穷不肖事,皆由于重利之1念;利一重,则念念皆违人心,为盗为跖,从此直入。

茹素,非伟大的人事教育也;好生,则上天意也。

  天下无穷大好事,皆由于轻利之壹念;利第1轻工局,则事事悉属天理;为圣为贤,从此进基。
  天下无穷不肖事,皆由于重利之一念;利1重,则念念皆违人心,为盗为跖从此直入。

清欲人知,人情之常,今吾见有贪欲人知者矣!柔其颐,垂其涎,惟恐人误视为灵龟而不饱其欲也。善不自伐,盛德之事,今吾见有自伐其恶者矣!张其牙,露其爪,惟恐人不识为猛虎而不畏其威也。

淳朴刻薄,是修短关;谦抑盈满,是祸福关;勤俭奢惰,是贫富关;爱护纵欲,是人鬼关。

  清欲人知,人情之常。今吾见有贪欲人知者矣,朵其颐,垂其涎,惟恐人误视为灵龟而不饱其欲也。
  善不自伐,盛德之事,今吾见有自伐其恶者矣;张其牙,露其抓,惟恐人不识为猛虎而不畏其威也。

世之愚人,每以奢为有福,以杀为有禄,以淫为有缘,以诈为有谋,以贪为有为,以吝为有守,以争为有气,以瞋为有威,以赌为有技,以讼为有才,可不哀哉!

造物所忌,曰刻曰巧;万类相感,以诚以忠。

  以奢为有福,以杀为有禄,以淫为有缘,以诈为有谋,以贪为有为,以吝为有守,以争为有气,以嗔为有威,以赌为有技,以讼为有才。

谋馆如鼠,得馆如虎,鄙主人而薄弟子者,塾师之无耻也。卖药如仙,用药如颠,贼人命而诿天数者,医务卫生职员之无耻也。觅地如瞽,谈地如舞,矜异传而谤同道者,地师之无耻也。

为人处事无成心,便带福气;做事有结果,亦是寿征。

  谋馆如鼠,得馆如虎,鄙主人而薄弟子者,塾师之无耻也。

不可相信赖之师,勿以私情荐之,使人托以下一代;不可相信之医,勿以私情荐之,使人托以生命;不可相信之堪舆,勿以私情荐之,使人托以先骸;离谱之巾帼,勿以私情媒之,使人托以宗嗣。

执拗者福轻,而圆通之人,其福必厚;急躁者寿夭,而宽宏之士,其寿必长。

  卖药如仙,用药如颠,故福集而庆长。鄙夫胸怀苛刻,事事以苛刻为能,故禄薄而泽短。

4傲者纳侮,诲过者长恶,贪利者害己,纵欲者戕生。

谦卦6爻皆吉,恕字终生有效。

  充二个公己公人心,就是吴越一家。
  任1个损公肥私行利心,正是父子仇雠。

鱼吞饵,蛾扑火,未得而先丧其身;猩醉体,蚊饱血,已得而随亡其躯;鹚食鱼,蜂酿蜜,虽得而不享其利。

作本色人,说根心话,干近情事。

  理以心为用,心死于欲则理灭,如根株斩而本亦坏也。
  心以理为本,理被欲害则心亡,如水泉竭而河亦干也。

欲不除,似蛾扑灯,焚身乃止;贪不了,如猩嗜酒,鞭血方休。

一些爱心,不不过积德种子,亦是积福根苗,试看那有不慈爱底圣贤;壹念容忍,不可是无量德器,亦是寥寥荣威。试看这有不容忍底君子。

  鱼与水相合,不可离也,离水则鱼槁矣。
  形与气相合,不赤离草也,离气则形坏矣。
  心与理相合,不娇客也,离理则心死矣。

超新星朗月,何处不可翱翔?而飞蛾独趋灯焰。嘉卉清泉,何物不可饮啄?而蝇蚋争嗜腥膻。

好恶之念,萌于夜气,息之于静也;恻隐之心,发于乍见,感之于动也。

  天理是清虚之物,清虚则灵,灵则活。
  人欲是污物之物,渣滓则蠢,蠢则死。

飞蛾死于明火,故有奇智者,必有奇殃;游鱼死于芳纶,故有酷嗜者,必有酷毒。

塑像栖神,盍归奉亲;造院居僧,盍往救贫。

  毋以嗜欲杀身,毋以货财杀子孙,
  毋以行政事务杀百姓,毋以学术杀天下后世。

慨夏畦之劳劳,秋毫无补;悯冬烘之贸贸,春恩广覃。

费千金而结纳势豪,孰若倾半瓢之粟以济饥饿;构千楹而招来客人,何如葺数椽之茅以庇孤寒。

  毋执去来之势而救权,毋固得丧之位而为宠。
  毋恃聚散之财而为利,毋认离合之形而为作者。

吉人无论处世平和,即梦寐神魂,无非生意;凶人不但作事乖戾,即声音笑貌,浑是杀机。

悯济人穷,虽分文升合,亦是比亚迪;乐与人善,即只字片言,皆为良药。

  贪了世味的滋益,必招性分的损。
  讨了性欲的惠及,必吃天道的亏。

仁人心地拓宽,事事有宽舒气象,故福集而庆长;鄙夫胸怀苛鄙,事事以苛刻为能,故禄薄而泽短。

谋占田园,决生败子;爱护师傅,定产贤郎。

  精工言语,于职业毫不相干,
  照看皮毛,与性情有啥关联!

充一个公己公人心,正是吴越一家;任三个独善其身自利心,正是父亲和儿子仇雠。

平居寡欲保健,临大节则达生委命;治家量入为出,干好事则仗义轻财。

  荆棘满野,而望收嘉禾者愚。
  私念满胸,而欲求福应者悖。

理以心为用,心着于欲则理灭,如株干斩而本亦败坏;心以理为本,理被欲蔽则心亡,如水泉竭而河亦缺乏。

善用力者就力,善用势者就势,善用智者就智,善用财者就财。

  得体非但日强也,凝心静气,觉分阴寸晷,倍自舒长。安4非但曰偷也,意纵神驰,虽累月经年,亦形迅驶。自家过恶自家省,待祸败时,省已迟矣。

鱼与水相合,不赤馀容也,离水则鱼槁矣;形与气相合,不玉盘盂也,离气则形坏矣;心与理相合,不赤玉盘盂也,离理则心死矣。

身世多险路,急须寻求安宅;光阴同过客,切莫汩没主翁。

  自家病痛自家医,待亡故时,医已晚矣。

天道是清虚之物,清虚则灵,灵则活;人欲是废品之物,渣滓则蠢,蠢则死。

莫忘祖父积阴功,须知文字无权,全赁阴骘;最怕一生坏心术,终归主司有眼,如见心田。

  多事为读书第二病。多欲为养身第3病。
  多言为涉世第2病。多智为立心第一病。
  多费为诗人第一病。

毋以嗜欲杀身,毋以货财杀子孙,毋以行政事务杀百姓,毋以学术杀天下后世。

规范种可敬人,忠臣孝子;天下第3种卓殊人,寡妇孤儿。

  今之用人,大概无去处,不知其病根在来处。
  今之理财,恐怕无来处,不知其病根在去处。

毋执去来之势而为权,毋固得丧之位而为宠,毋恃聚散之财而为利,毋认离合之形而为笔者。

孝子百世之宗;仁人天下之命。

  贫不足羞,可羞是贫而无志。
  贱不足恶,可恶是贱而平庸。
  老不足叹,可叹是老而无成。
  死不足悲,可悲是死而无补。

贪了世味的滋益,必招性分的损,讨了性欲的便利,必吃天道的亏。

形之正,不求影之直而影自直;声之平,不求响之和而响自和;德之崇,不求名之远而名自远。

  事到全美处,怨我者难开批评之端。
  行到至污处,爱作者者莫施掩护之法。

精工言语,于专门的职业毫不相干!照看皮毛,与性情有什么关联?

有阴德者,必有阳报;有隐行者,必有显名。

  衣垢不湔,器缺不补,对人犹有惭色。
  行垢不湔,德缺不补,对天岂无愧心。
  供人欣赏,侪风月于烟花,是曰亵天。
  逞小编机锋,借诗书以戏谑,是名侮圣。

荆棘满野,而望收嘉禾者愚;私念满胸,而欲求福应者悖。

施必有报者,天地之定理,仁人述之以劝人;施不望报者,圣贤之盛心,君子存之以济世。

  罪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于亵天,恶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于无耻,过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于多言。

严肃非但日强也,凝心静气,觉分阴寸晷,倍自舒长;安4非但日愉也,意纵神驰,虽累月经年,亦形迅驶。

前方的系统要放得宽,使人无不平之叹;身后的惠泽要流得远,令人有不匮之思。

  言语之恶,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于造诬。
  行事之恶,莫大于苛刻。
  心术之恶,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于深险。

自个儿过恶自家省,待祸败时,省已迟矣;自家病痛自家医,待离世时,医已晚矣。

不可不存时时可死之心,不可不行步步求生之事。

  谈人之善,泽于膏沐。
  暴人之恶,痛于戈矛。
  当厄之施,甘为时雨。
  忧伤之语,毒于阴冰。

内忧外患为读书第2病,多欲为保养身体第三病,多言为涉世第一病,多智为立心第一病,多费为诗人第叁病。

开火事,须防鬼神知;干好事,莫怕外人笑。

  阴严积雨之险奇,能够想为文境,不可设为心绪。
  华林映日之绮丽,能够假为文情,不得认为世情。

今之用人,大概无去处,不知其病根在来处;今之理财,也许无来处,不知其病根在去处。

作者本薄福人,宜行惜福事;吾本薄德人,宜行积德事。

  巢父洗耳以鸣高,予感到耳其窦也,其言已入于心矣,当剖心而浣之。
  陈仲出哇以示洁,予以为哇其滓也,其味已入于肠矣,当肠而涤之。

贫不足羞,可羞是贫而无志。贱不足恶,可恶是贱而平庸。老不足叹,可叹是老而无成。死不足悲,可悲是死而无补。

薄福者必刻薄,刻薄则福愈薄矣;厚福者必宽厚,宽厚则福益厚矣。

  诋缁黄之背本宗,或矜带坏圣贤名教。
  詈青紫之忘故友,乃衡茅伤骨血天伦。

事到全美处,怨小编者难开指斥之端;行到至污处,爱作者者莫施掩护之法。

有技术读书,谓之福;有本领济人,谓之福;有创作行世,谓之福;有灵性浑厚之见,谓之福。无是非到耳,谓之福;无病痛缠身,谓之福;无尘俗撄心,谓之福;无兵凶荒歉之岁,谓之福。

  炎凉之态,富贵甚于贫贱。嫉妒之心,骨血甚于外人。

衣垢不湔,器缺不补,对人犹有惭色。行垢不湔,德缺不补,对天岂无愧心。

从欢愉场中出几句清冷言语,便扫除Infiniti杀机;向寒微路上用一点赤热情,自培养和练习多数差事。

  兄弟争财,父遗不尽不仅。
  妻妾争宠,夫命不死不休。

供人欣赏,侪风月于烟花,是曰亵天。逞我机锋,借诗书以戏谑,是名侮圣。

入瑶树琼林中皆宝,有谦德仁心者为祥。

  受连城而代死,贪者不为,然死利者何须连城?
  携倾国以待殂,淫者不敢,然死色者何须倾国!

罪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于亵天,恶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于无耻;苛刻心术之恶,过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于深险。

谈经济外,宁谈论艺术术,能够给用;谈日用外,宁谈山水,能够息机;谈心性外,宁谈因果,能够劝善。

  病危乌获,虽童子制梃可挞。
  臭腐王昭君,惟狐狸钻穴相窥。

谈话之恶,莫大于造诬;行事之恶,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于苛刻;心术之恶,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于深险。

艺花能够邀蝶,垒石能够邀云,栽松能够邀风,植柳能够邀蝉,贮水能够邀萍,筑台能够邀月,种焦能够邀雨,藏书能够邀友,积德能够邀天。

  品格高尚的人悲时悯俗,传奇人物痛世疾俗。
  大千世界混世逐俗,小人败常乱俗。

谈人之善,泽于膏沐;暴人之恶,痛于戈矛。

作德日休,是谓福地;居易俟命,是谓洞天。

  读书为身上之用,而人感到纸上之用。
  做官乃造福之地,而人感到享福之地。
  壮年正勤学之日,而人觉着养安之日。
  科第本消退之根,而人认为长进之根。

当厄之施甘于时雨,悲伤之语毒于阴冰。

胸怀上无波涛,随在皆风恬浪静;性天中有化育,触处见鱼跃鸢飞。

  盛者衰之始,福者祸之基。

www.997723.com,阴岩积雨之险奇,能够想为文境,不可设为情感。华林映日之绮丽,能够假为文情,不可依为世情。

贫困忧戚,是自身分内事,当动心忍性,静以俟之,更行一切善,以斡转之;富贵福泽,是本人卓越交事务,当保泰持盈,慎以守之,更造一切福,以凝承之。

  福莫斯科大学于无祸,祸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于邀福。

许由洗耳以鸣高,予认为耳其窦也,其言已入于心矣,当剖心而澣之;陈仲出哇以示洁,予认为哇其滓也,其味已入于肠矣,当封肠而涤之。

世网那能跳出,但当忍性耐心,自安义命,即网罗中之安乐窝也;尘务岂能尽捐,惟不起炉作灶,自取纠缠,即火坑中之清凉散也。

诋缁黄之背本宗,或衿带坏圣贤名教;詈青紫之忘故友,乃衡茅伤骨血天伦。

热不可除,而热恼可除,秋在清凉台上;穷不可遣,而穷愁可遣,春生安乐窝中。

炎凉之态,富贵其于贫贱;嫉妒之心,骨血其于别人。

财经大学气粗贫贱,总难称意,满足即为称意;山水旦竹,无恒主人,得闲正是主人。

弟兄争财,父遗不尽不仅仅;妻妾争宠,夫命不死不休。

要足哪天足,满足便足;求闲不得闲,偷闲即闲。

受连城而代死,贪者不为,然死利者何须连城?携倾国以告殂,淫者不敢,然死色者何须倾国?

满意常足,生平不辱;知止常止,终生不耻。

乌获病危,虽童子制梴可挞;王皓月臭腐,惟狐狸钻穴相窥。

急行缓行,前程总有众多路;逆取顺取,命中唯有这样财。

哲人悲时悯俗,巨人痛世疾俗,芸芸众生混世逐俗,小人败常乱俗。

理欲交争,肺腑成为吴越;物我牢牢,参商终是兄弟。

翻阅为随身之用,而人认为纸上之用。做官乃造福之地,而人认为享福之地。壮年正勤学之日,而人认为养安之日。科第本消退之根,而人觉着长进之根。

以积货财之心积学问,以求功名之心求道德,以老婆子之心爱父母,以保爵位之心保国家。

盛者衰之始,福者祸之基。

移作无益之费以作有益,则事举;移乐宴乐之时以乐讲授和研习,则智长;移信异端之意以信圣贤,则道明;移好财色之心以好仁义,则德立;移计利害之私以计是非,则义精;移养小人之禄以养君子,则国治;移御死敌之勇以御公侮,则兵足;移保身家之念以保百姓,则民安。

福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于无祸,祸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于邀福。

做大官底是同样家数,做好人底是同样家数。潜居尽可以为善,何必显宦!躬行孝弟,志在高人。纂述先哲格言,刊刻广布,行见化行一时半刻,泽流后世,工作之不朽,蔑以加焉。贫贱尽能够积福,何必富贵!存平等心,行方便事,效法前人懿行,训俗型方,自然谊敦宗族,德被街坊,利济之无穷,孰大于是。

古典经济学最初的作品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网络,转载请注解出处

一代劝人以口,百世劝人以书。

静以修身,俭以养德;入则笃行,出则友贤。

读书者不贱,麻芋果者不饥;积德者不倾,择交者不败。

明镜止水以澄心,衡山乔岳以谋生;青天白日以应事,霁月光风以待人。

省费医贫,恬退医躁,独卧医淫,随缘医愁,读书医俗。

以鲜花视美色,则孽障自消;以流水听弦歌,则性灵何害?

养德宜操琴,炼智宜弹棋,遣情宜赋诗,辅气宜酌酒,解事宜读史,得意宜临书,静坐宜焚香,醒睡宜嚼茗,体物宜展画,适境宜按歌,阅候宜灌花,保形宜课药,隐心宜调鹤,孤况宜闻蛩,涉趣宜观鱼,忘机宜饲雀,幽寻宜藉草,淡味宜掬泉,独立宜望山,闲吟宜倚楼,清谈宜翦烛,狂啸宜上台,逸兴宜投壶,结想宜欹枕,息缘宜闭户,探景宜携囊,爽致宜临风,愁怀宜伫月,倦游宜听雨,玄悟宜对雪,辟寒宜映日,空累宜看云,谈道宜访友,福后宜积德。

悖凶类

富贵家不肯从宽,必遭飞来魔难;聪明人不肯学厚,必夭天年。

倚势欺人,势尽而为人欺;恃财侮人,财散而受人侮。

暗里算人者,算的是作者儿孙;空中造谤者,造的是自个儿罪孽。

饱肥甘,衣轻暖,不知节者损福;广聚积,骄福贵,不知止者杀身。

文艺自多,浮薄之心也;富贵自雄,卑陋之见也。

位尊身危,财多命殆。

机者苦难所由伏,人生于机,即死于机也;巧者鬼神所最忌,人有大巧,必有大拙也。

出薄言,做薄事,存薄心,各个皆薄,未免灾及其身;设阴谋,积阴私,伤阴骘,事事皆阴,自然殃流后代。

积德于人所不知,是谓阴德。阴德之报,较阳德倍多;造恶于人所不知,是谓阴恶。阴恶之报,较阳恶加惨。

家运有盛衰,久暂虽殊,消长循环如昼夜;人谋分巧拙,智愚各别,鬼神彰瘅最严明。

西方无则已,有则君子登;地狱无则已,有则小人入。

为恶畏人知,恶中冀有转念;为善欲人知,喜处就是恶根。

谓鬼神之无知,不应祈福;谓鬼神之有知,不当为非。

势可为恶而不为,就是善;力可行善而杰出,便是恶。

于福作罪,其罪非轻;于苦作福,其福最大。

行善如春园之草,不见其长,日有所增;行恶如磨刀之石,不见其消,日有所损。

使为善而父母怒之,兄弟怨之,子孙羞之,宗族乡党贱恶之,如此而不为善,可也;为善则父母爱之,兄弟悦之,子孙荣之,宗教乡党敬信之,何苦而不为善!使为恶而家长爱之,兄弟悦之,子孙荣之,宗族乡党敬信之,如此而为恶,可也;为恶则父母怒之,兄弟怨之,子孙羞之,宗族乡党贱恶之,何苦而必为恶?

为善之人,非独其宗族亲人爱之,朋友乡党敬之,虽鬼神亦阴相之;为恶之人,非独其宗族亲朋好友叛之,朋友乡党怨之,虽鬼神亦阴殛之。

为①善而此心快惬,不必自言,而乡党表扬之,君子敬礼之,鬼神福祚之,身后传来之;为一恶而此心愧怍,虽欲掩护,而乡党传笑之,王法刑辱之,鬼神悲惨之,身后指说之。

一命之士,苟存心于爱物,于人必有所济;无用之人,苟存心于利已,于人必有所害。

膏梁积于家,而剥削人之糠覈,终必自亡其膏梁;文绣充于室,而攘取人之敝裘,终必自丧其文绣。

大地无穷大好事,皆由于轻利之一念;利第一轻工局,则事事悉属天理;为圣为贤,从此进基。天下无穷不肖事,皆由于重利之1念;利1重,则念念皆违人心,为盗为跖,从此直入。

清欲人知,人情之常,今吾见有贪欲人知者矣;朵其颐,垂其涎,惟恐人误视为灵龟而不饱其欲也。善不自伐,盛德之事,今吾见有自伐其恶者矣;张其牙,露其爪,惟恐人不识为猛虎而不畏其威也。

世之愚人。以奢为有福,以杀为有禄,以淫为有缘,以诈为有谋,以贪为有为,以吝为有守,以争为有气,以瞋为有威,以赌为有技,以讼为有才。

谋馆如鼠,得馆如虎,鄙主人而薄弟子者,塾师之无耻也;卖药如仙,用药如颠,贼人命而诿天数者,医生之无耻也;觅地如瞽,谈地如舞,矜异传而谤同道者,地师之无耻也。

不可相信赖之师,勿以私情荐之,使人托以下一代;不可相信赖之医,勿以私情荐之,使人托以生命;不可相信之堪舆,勿以私情荐之,使人托以先骸;不可信赖之巾帼,勿以私情媒之,使人托以宗嗣。

四傲者纳侮,诲过者长恶,贪利者害己,纵欲者戕生。

鱼吞饵,蛾扑火,未得而先丧其身;猩醉醴,蚊饱血,已得而随亡其躯;鹚食鱼,蜂酿蜜,虽得而不享其利。

欲不除,似蛾扑灯,焚身乃止;贪不了,如猩嗜酒,鞭血方休。

大牌朗月,何处不可翱翔,而飞蛾独趋灯焰;嘉卉清泉,何物不可饮啄,而蝇蚋争嗜腥膻。

飞蛾死于明火,故有奇智者,必有奇殃;游鱼死于芳纶,故有善嗜者,必有美毒。

慨夏畦之劳劳,秋毫无补;笑冬烘之贸贸,春梦方回。

吉人无论处世平和,即梦寐神魂,无非生意;凶人不但作事乖戾,即声音笑貌,浑是杀机。

仁人心地拓宽,事事有宽舒气象,故福集而庆长;鄙夫胸怀苛刻,事事以苛刻为能,故禄薄而泽短。

充二个公己公人心,正是吴越一家;任一个独善其身自利心,正是老爹和儿子仇雠。

理以心为用,心死于欲则理灭,如根株斩而本亦坏也;心以理为本,理被欲害则心亡,如水泉竭而河亦干也。

鱼与水相合,不白娇客也,离水则鱼槁矣;形与气相合,不赤玉盘盂也,离气则形坏矣;心与理相合,不白玉盘盂也,离理则心死矣。

天道是清虚之物,清虚则灵,灵则活;人欲是污源之物,渣滓则蠢,蠢则死。

毋以嗜欲杀身,毋以货财杀子孙,毋以行政事务杀百姓,毋以学术杀天下后世。

毋执去来之势而救权,毋固得丧之位而为宠,毋恃聚散之财而为利,毋认离合之形而为小编。

贪了世味的滋益,必招性分的损;讨了人事的有益,必吃天道的亏。

精工言语,于职业毫不相干;照拂皮毛,与人性有什么关系!

荆棘满野,而望收嘉禾者愚;私念满胸,而欲求福应者悖。

严穆非但日强也,凝心静气,觉分阴寸晷,倍自舒长;安4非但曰偷也,意纵神驰,虽累月经年,亦形迅驶。

自己过恶自家省,待祸败时,省已迟矣;自家病痛自家医,待身故时,医已晚矣。

不定为读书第一病,多欲为保养身体第一病,多言为涉世第2病,多智为立心第3病,多费为小说家第2病。

今之用人,只怕无去处,不知其病根在来处;今之理财,恐怕无来处,不知其病根在去处。

贫不足羞,可羞是贫而无志;贱不足恶,可恶是贱而平庸;老不足叹,可叹是老而无成;死不足悲,可悲是死而无补。

事到全美处,怨作者者难开指谪之端;行到至污处,爱小编者莫施掩护之法。

衣垢不湔,器缺不补,对人犹有惭色;行垢不湔,德缺不补,对天岂无愧心。

供人欣赏,侪风月于烟花,是曰亵天;逞小编机锋,借诗书以戏谑,是名侮圣。

罪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于亵天,恶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于无耻,过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于多言。

言语之恶,莫大于造诬;行事之恶,莫大于苛刻;心术之恶,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于深险。

谈人之善,泽于膏沐;暴人之恶,痛于戈矛;当厄之施,甘为时雨;悲伤之语,毒于阴冰。

阴严积雨之险奇,能够想为文境,不可设为情绪;华林映日之绮丽,能够假为文情,不得认为世情。

巢父洗耳以鸣高,予感觉耳其窦也,其言已入于心矣,当剖心而浣之;陈仲出哇以示洁,予认为哇其滓也,其味已入于肠矣,当刲肠而涤之。

诋缁黄之背本宗,或矜带坏圣贤名教;詈青紫之忘故友,乃衡茅伤骨血天伦。

炎凉之态,富贵甚于贫贱;嫉妒之心,骨血甚于别人。

兄弟争财,父遗不尽不仅仅;妻妾争宠,夫命不死不休。

受连城而代死,贪者不为,然死利者何须连城?携倾国以告殂,淫者不敢,然死色者何须倾国?

乌获病危,虽童子制梃可挞;王昭君臭腐,惟狐狸钻穴相窥。

哲人悲时悯俗,一代天骄痛世疾俗,大千世界混世逐俗,小人败常乱俗。

阅读为随身之用,而人以为纸上之用;做官乃造福之地,而人感到享福之地;壮年正勤学之日,而人感到养安之日;科第本消退之根,而人觉着长进之根。

盛者衰之始,福者祸之基。

福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于无祸,祸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于邀福。

摄生(附)

慎风寒,节饮食,是从吾身上却病法;寡嗜欲,戒烦恼,是从吾心上却病法。

少考虑以养心气,寡色欲以养肾气,勿妄动以养骨气,戒嗔怒以养肝气,薄滋味以养胃气,省言语以养神气,多读书以养胆气,顺时令以养元气。

伤心则气结,忿怒则气逆,恐惧则气陷,拘迫则气郁,急遽则气耗。

行欲徐而稳,立欲定而恭,坐欲端而正,声欲低而和。

心神欲静,骨力欲动。胸怀欲开,筋骸欲硬。脊梁欲直,肠胃欲净。舌端欲卷,脚跟欲定。耳目欲清,精魂欲正。

多静坐以收心,寡酒色以保养身体,去嗜欲以养心,玩古训以警心,悟至理以明心。

镇静,肝木自宁。动静以敬,心火自定。饮食有节,脾土不泄。调息寡言,肺金自全。恬淡寡欲,肾水自足。

道生于安静,德生于卑退,福生于清俭,命生于和畅。

天地不可二11日无和气,人心不可二二十二日无喜神。

拙字能够寡过,缓字可防止悔,退字能够远祸,苟字能够养福,静字能够美意延年。

毋以妄心戕真心,勿以虚心伤元气。

拂意处要遣得过,清苦日要守得过,非理来要受得过,忿怒时要耐得过,嗜欲生要忍得过。

开口知节,则愆尤少。举动知节,则悔吝少。爱戴知节,则营求少。欢愉知节,则祸败少。饮食知节,则疾病少。

人知言语足以彰吾德,而不知慎言语乃所以养作者德;人知饮食足以益吾身,而不知节饮食乃所以养作者身。

闹时炼心,静时养心,坐时守心,行时验心,言时省心,动时制心。

荣枯倚伏,寸田自开惠逆,何须历问塞翁?修短参差,4体自造彭殇,似难专咎司命!

节欲以驱二竖,修身以屈叁彭,安贫以听伍鬼,息机以弭陆贼。

衰后罪行,都是盛时作的;老来疾病,都是中年招的。

败德之事非一,而无节制地喝酒者德必败;伤生之事非1,而好色者生必伤。

木有根则荣,根坏则枯;鱼有水则活,水涸则死;灯有膏则明,膏尽则灭;人有真精,保之则寿,戕之则妖。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于www.997723.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工学之格言联璧,格言联壁

关键词:

古典文学之史记,春申君列传第十八

孟尝君者,楚人也,名歇,姓黄氏。游学博闻,事楚熊绎。顷襄王以歇为辩,使於秦。秦厉共公使公孙起攻韩、魏,...

详细>>

古诗最初的小说意思赏析,杰出古文名篇

明的人是做不到的。因为道德尊贵的人对于恶人是不会承受请托而创作铭文的,对于一般的人也能再说鉴定分别。而...

详细>>

万斯同先生传,万斯同以布衣身份参加

万斯同先生字季野,是鄞县人。他的高祖万表,是今日的太尉同知;阿爸万泰,是明天崇祯九年的举人,西魏代明过...

详细>>

古文观止,经典古文名篇

(黄屏) 你的病,笔者信任医务人员的话认为不妨,所以才远游去建邺。你又怕自身心头缅想,不让外人来给自家打...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