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笔仙之王梅之死_恐怖惊悚_好历史学网,惊悚

日期:2019-12-22编辑作者:www.997723.com

“哐当,霹雳乓啷!”啊该一拳砸在了镜子上,镜子碎了一地,女鬼的身影也消失不见了。

只见王梅竟然出现了,她一只手抓着女鬼的舌头,一只手掐着女鬼的下巴。

然后一群人摇摇头,阿该见老蒋一群人进来后,他走进了自己的屋子。

老猫伸出手扶起了佳琪说道:“算了吧,你们也不是故意的。昨晚我气过头了,所以才骂你们的。”

红衣男子朝着女鬼一挥手,嘴里念道:“我没让你走呢!你老老实实的待着,待会带你回冥界。”

半小时后,老蒋刚把尸体收好时。阿该从卧室走了出来,阿该递给老蒋一个光碟说道:“这是给你的备份,原件我留着,还得调查。”

警车上苏晓在默默哭泣,佳琪趴在老猫怀里痛哭。

“别看,那些没素质的人,大晚上的还那么疯!”孩子的妈妈捂着孩子的眼睛,钻进了卧室。(小G就问,你这么晚带着孩子不睡,你老公知道么?)

阿该和老猫脸色发黑的看着天花板,三女捂着脸蹲在地上发出了尖叫,尖叫过后就是哭泣!

这时老猫才想起来,自己被吵醒后,担心有人出事。所以就直奔厕所,下意识的也就牵上了佳琪。

沙发外包皮一层一层的被剥开,棉花飞的满屋子都是。

“刷!”女鬼的舌头一甩,50公分的舌头瞬间变成了几米长,一下子卷住了老猫的脖子。

“谢谢你救了啊该和我!”老猫吐着烟圈淡淡的说道。

女鬼见苏晓站了起来后一愣,然后伸出舌头舔向苏晓的脸颊。

1个半小时后,天微微亮起。老蒋带着一群人走进屋子,他们看见王梅后都是一愣。

电视里播放着王梅死去的过程,直到女鬼飘在王梅头上,一脚把王梅的眼珠爆出后结束。

两女先一起洗澡,然后两男蹲在洗手间旁守着两女。

女鬼消失的同一时间,上完洗手间的王梅从厕所走了出来。

佳琪一脸不解的问道:“谢我干嘛?”

文浩撇撇嘴说道:“你没趣了!”说完他转头看向老猫,希望老猫夸赞一下!

老猫话音一落,屋里瞬间安静了。

不管佳琪同不同意,老猫继续牵着佳琪的手走向客厅。

几人朝着刘队长打声招呼就走了,路上佳琪忍不住问道:“老猫,王梅的案件到底怎么处理的?”

“糟糕!”阿该与老猫同时喊道!然后两人同时跑出卧室,老猫边跑边对几女说道:“跟上我们!”

苏晓突然包住了啊该的侧腰,啊该双眼无神的看着苏晓。

老猫也是做了与啊该相同的事!

“刷滋滋!”女鬼缩回了自己的舌头,她朝着大家微微一笑,身影慢慢变淡。

啊该轻手轻脚的把王芬推开,自己去了趟洗手间。

老猫眉毛一挑说道:“回答我两点,其他的废话别说。1:你这照型是什么鬼?。2: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猫说完示意文浩可以说了。

只见王梅眼珠已经爆出了眼眶,两个眼泡连着经挂在眼眶外面。血水不断的从眼眶的黑洞里流出,她还张着大大嘴仿佛在死前极力的想呼吸。手脚因为挣扎都已经扭曲变形了,地上洒的那一地的污垢表现出她死前是多么的痛苦、恐惧!

一顿饭在欢笑中度过,大家不愿意提起死去的王梅,更不愿意提起女鬼。

没错这就是阿该与老猫的兄弟,陈文浩!

上了二楼,快速跑到老猫的卧室。卧室门没关,啊该看见里面的景象后瞳孔一缩,立马冲进卧室里。四女捂着嘴,站在卧室门口发愣!

王芬坐在苏晓旁边,她拍了拍苏晓的背后说道:“你怀孕了吗?”

“呕!”佳琪干呕了一声,老猫眉毛不停的抖动。苏晓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和啊该肩并肩的,与女鬼对视。

老猫被女鬼嘞着双眼都翻白了,阿该也不好过,他脸涨着通红。

当其他客人知道,饭里的饭有壁虎后。他们各种闹,各种辱骂。老板只能陪笑着让个个桌免单了,老板的心在滴血!

“给我支烟!”啊该没有回复老猫的话,而是向老猫要了支烟。

阿该和老猫同时点了点头,老蒋才招呼一群人离去。

苏晓朝着老猫微笑道:“不错,发展的挺快的!”说着苏晓一蹦一跳的走了。

只见一位红衣阿姨飞在吊灯上,她的舌头不断的甩啊甩啊,加上那一闪一闪的灯光就像夜店里疯狂的女人一样。

阿该哈哈一笑说道:“你说咱们出生入死那么多次,我哪一次会晚来救你!”

啊该忽然想到了什么,他望向对面的小卖部。只见王芬正提着个黑袋子朝着大排档走了过来,啊该站起身正准备跑去王芬那里。

啊该等人瞬间明了,怪不得女鬼说话那么不标准!

女鬼红色的身影慢慢在王梅的脚下形成,对着王梅露出了微笑。

“不好意思啊!”老猫尴尬的对佳琪说道!

啊该打了男子一拳说道:“陈文浩你这照型也太二了吧。”

女鬼被撞得失去了平衡,身子倾斜了一下。女鬼斜着身子,狠狠的瞪了佳琪一眼。

车辆颠簸,“哐当!”啊该的脑袋撞在了车窗上,可他浑然不知。

王芬微微一笑说道:“只要打开冥界之门把你拖进去就行。”

苏晓捂着嘴说道:“王梅在我们出来前去厕所了,我们见阿该冲了出门,我们急忙跟了出去没注意王梅。”

老猫奇怪的摇了个头,然后转身离开。一转身之后老猫明白大家奇怪的眼神了,只见佳琪站在自己身后,自己还牵着佳琪的手。

啊该瞬间出手抓住了女鬼的舌头,轻声道:“这么恶心的游戏,我自己玩就可以了。”

女鬼失去平衡后,手也松了一下。啊该趁着机会,直接掰开了女鬼的手指,然后一脚揣在了女鬼的肚子上。

声音吵醒了客厅的几人,他们醒来后都朝着声音来源跑去。

女鬼好像特别关照啊该,她的舌鞭落在啊该背后比较多。

老猫弯着腰,躺在满是玻璃的地板上。女鬼张着那张裂到耳根的嘴,50公分的舌头在外一晃一晃的。

佳琪坐在他旁边,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坐着。突然老猫的肩膀一沉,他睁开了眼睛看了眼,肩膀上的佳琪“无奈一笑”。

“自从文浩离开后你就戒烟了,好久没和你一起抽烟了呢!”说着老猫把嘴里的半根烟递给了啊该!

心里忐忑的众人1分钟后回到了阿该家,一群人进门后都是一愣。

啊该脑袋靠着车窗流着泪,他看起来是那么无助,那么可怜!

苏晓吓的不断的发抖,啊该拍了拍苏晓,然后自己站了起来。

把王梅拖到了吊灯下后,绳子忽然把王梅提了起来,然后绳子自己在吊灯上打了个死结。

“咯吱!”女鬼右手指甲变长,划破了五十铃的油箱,柴油流了一地。

文浩摇摇头说道:“然后就是带着这只女鬼回去。这女鬼可不是我们国界的,她是偷渡过来的!”

不用老猫提醒,三女在两人跑出卧室的时候,就已经紧追他们身后了。

“你这是啥眼神,别走解释一下行么?”老猫朝着啊该的背影喊道。

啊该搂着苏晓,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陪着她一起坐在地上!

只见老猫腰部一用力向后一倒,他这是想借力把女鬼摔出去。想法是好的,显示是残忍的。

王芬轻轻的躺在了啊该的怀里,带着未干的眼泪慢慢入睡。

老猫用力的抱紧了张佳琪,嘴角带血的说道:“你想学他们,这可是老子英雄救美的时刻!”说完老猫吐出一口鲜血!

见屋子没人王梅大声喊道:“佳琪、苏晓、王芬你们在哪啊,别吓我。”

熟睡的两女被吓醒了,佳琪和老猫也被吓了一跳。

女鬼舌头变长的一瞬间,啊该抱着苏晓趴在地上,然后把沙发拉倒。啊该把苏晓压在身下,沙发压在他身上。

“砰!”在衣柜关上的一瞬间,一道红色的身影从衣柜上的镜子串了出来,直接撞在老猫胸口处!

啊该起身把电视关了说道:“休息吧,一晚没睡了。”说着啊该自己躺在了沙发上,几分钟后响起了鼻鼾声。

“行了你们别吵了,我们走吧!”啊该把资料放回桌上,朝着老猫三人说道。

老猫眼神凶光一闪,然后低下脑袋看着地面。呼吸了几秒之后,老猫拿出手机打了一通电话。

佳琪把清洁好的碗筷递给啊该说道:“啰嗦!”

男子来到啊该两人面前时,啊该和老猫同时发出了一声“噗!”然后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老猫回到了自己家,打开衣柜换了套衣服。衣服换好后,老猫把衣柜关上。

谁都没发现啊该的眼角滴下了几滴泪,泪水渗入沙发消失的无影无踪。

“老猫心里瞬间一万只草·泥马飞腾而过”可他还强装淡定的与女鬼对视。

三女这时才知道,原来阿该家到处都装了摄像头,她们现在看着DV就是昨晚拍摄的剧情。

众人朝着老猫指的地方看去,只见红衣女鬼站在一辆五十铃旁边。

“然后呢?”啊该接着问道!

说着阿该从腰后掏出了一卷录像盒,然后打开电视下的古老DV,一群人围在电视前观望着。

洗了把脸啊该照着镜子微微叹了口气,谁知镜子突然出现了一道红色身影。

老猫仰头看着天花板说道:“你终于走出文浩的阴影了,恭喜!”

老猫眼神突然一狠,张开口咬住了女鬼的舌头。

“文浩是谁?”佳琪好奇的看向老猫问道!

客厅里的电视、柜子等等东西被舌头抽的四分五裂。

王梅手脚在空中不断的乱晃,喉咙发出“嗝咯、嗝咯的声音。”

“那我就继续牵着了!”老猫笑嘻嘻的说道。

“玩够了吧!别把灯光弄得一闪一闪的晃眼!”啊该淡淡的对着女鬼说道!

三女的心中都有一股不详的预感,她们隐约感觉到“王梅可能出事了!”

“TMD,那颗火球到底是怎么回事。”老猫愤怒的大喊道!

“老猫你不是灵异顾问么?现在有啥办法么?”刘队长撇了老猫一眼,轻声问道。

衣柜破碎的同一时间,阿该听见老猫的屋子有动静。下一秒啊该转身跑到电视柜下面,拿出一串钥匙,然后朝着老猫家跑去。

几秒之后女鬼的身形出现在了镜子里,啊该就这么与女鬼对视的。

佳琪“哇的一声”卷缩在沙发上。

女鬼被揣着向后一仰,缠着老猫脖子的舌头突然一松,老猫往下一掉。

啊该一脸沮丧的尴尬笑笑,然后翻了个身抱着王芬继续睡去。

“够了!”一道冰冷的声音在客厅炸响,然后舌头也停止了乱抽。

“吼!啊~”女鬼发出了一种怪异的惨叫后,放开了老猫,老猫一落地立马捂着脖子咳嗽起来。

大家都好奇的看着那半碗白米饭,只见一只煮的膨胀发白的壁虎躺在碗里。

苏晓摸着头发上的血,她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个翻身把啊该压在了身下。

其余两女蹲在地上抽泣着,默念着我们错了,我们错了。

众人瞬间干呕了几下,毕竟是一个锅煮出来的饭,不恶心才怪。

女鬼发出“呜呵呵”的笑声,貌似在嘲笑老猫。

老猫这骂还没消气,他从楼上指着楼下的三女骂道:“你们TM的吃饱没事干,玩你MB的笔仙。你们自己看,自己的室友都给玩死了,你们开心了吧。”说着老猫再次点起了一支烟,狠狠的吸上一口。

啊该点点头,然后一愣。啊该怪异的看了老猫一眼走出厕所,王芬紧随啊该身后离开!

只见四人躲好的瞬间,女鬼“呵呵的阴笑!”那狂魔乱舞的舌头,正在上演的SM。

女鬼的身体本来是直挺挺的伸出双手刺向老猫,可在老猫抓住她双腕的时候。女鬼突然双脚一缩,直接踩在了老猫的肚子上。

“你们慢慢聊,我困的不行了!”苏晓擦了擦眼角的泪痕,躺在地上像一只小猫一样休息着。可是从她身子久不久的抽搐一下可以看出,她还在哭泣!

对面楼层,一位5岁孩子,看见对楼的灯光一闪一闪的。孩子好奇下,拿起了爸爸的望远镜,观看起来。

“老蒋么?我是老猫。永佳家里发生了灵异索命事件,麻烦你来收下尸,回去做个检查。”老猫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苏晓含泪的朝着啊该说道:“我好怕,让我抱一下!”

“是我告诉她们冥界的事情的!至于打开冥界之门吗,我自己就能打开!”突然客厅里响起了一道男子声音。

四女聊没营养的话题,王梅突然说道:“我去下洗手间!”她见其他姐妹不是很愿意陪她去,无奈的只能自己一个人去了。

王芬看着呕吐不止的苏晓说道:“我去买瓶水回来,你们等我。”说着王芬就朝着对面的小卖部跑去了!

啊该与老猫同时把女生掩到身后,要死也要像个男人一样死。

女鬼“呵呵”的冷笑,冷笑声回荡在王梅的耳边。

“你们看,那个是不是女鬼?”老猫指着大排档外面说道。

“啪啦、碰!”王梅被女鬼甩在了地上,王梅还没起身呢,女鬼突然飞向了王梅。

“呃!”王梅发出一声呃后,那根绳子就把她拖在了地上。

“不要、不要、文浩!”啊该突然大喊一声睁开了眼睛。

就在老猫揉耳朵的刹那,女鬼突然出现在了老猫身后。

老猫在地上滚了几圈,借力把压在自己身上的东西丢了出去。只见红色的身影被丢出去的瞬间,突然在空中停顿了一下,然后飘荡在空中。

“第一个好友死在了自己怀里,第一个女友也死在了自己怀里。没用,我真是没用。保护不好兄弟,守护不了女友!”啊该嘴里轻轻的重复的这句话,除了围在啊该身旁的老猫三人外。其他人都听不见啊该在说什么,只能见到啊该嘴不停的在动。

啊该被压在下面一愣,接着看见苏晓一脸痛苦的表情后,他立马翻身把苏晓压在了身下。两人就这么翻来翻去,一人挨一下,好不默契!

老蒋接过光碟点点头说道:“你两小心点,这事不简单,我回头会给上级说清楚的!”

女鬼这时已不见踪影,啊该来到王芬身旁时。王芬已经不再挣扎了,啊该打开灭火器迅速把火扑灭。

女鬼慢慢的飘向天花板,站在了吊灯之上。只见她舌头伸出10多米长,然后舌头像鞭子一样,猛的在客厅乱抽。

女鬼好像早就知道了啊该的到来,她身影突然一阵模糊,啊该从她背后直接穿过来到了她身前。

老猫让佳琪躺在了自己的腿上,然后自己靠着电视柜休息。佳琪可能是太累了,她被老猫挪动的时候一点直觉都没有。

佳琪靠在老猫的怀里一句话也不说,老猫疑重的抽着烟。

女鬼在阿该来到身前的瞬间,直接伸手掐住了阿该的脖子。啊该背对着女鬼,双手用力掰着女鬼的爪子,只耐女鬼的力气实在太大,阿该无法掰开女鬼的手。

当四人来到厕所时,只见啊该拳头流着献血,镜子碎了一地。

口水在老猫的脸上炸开,这会老猫不在淡定了。他猛的站了起来,不断的用衣服擦脸。

老猫被女鬼一脚踩的,躺在了地上,吐出一口酸水。女鬼瞬间反握老猫双腕,一甩把老猫丢出去。

在王梅眼珠喷出的刹那,三女发出了一声尖叫捂住了眼睛。

说着女鬼朝着啊该等人飞去,那速度之快。(这时啊该他们才发现,原来一直以来女鬼都是在玩他们。女鬼的实力之强,随意可以碾杀他们。)

老猫半跪着斜眼看向空中的红色身影,嘴里呢喃着:“果然是一直跟着啊该他们么!”

啊该冲到大排档门口,提着门口放置的灭火瓶冲向王芬。

佳琪害怕的直接卷缩进老猫的怀里,苏晓把头埋进双膝里坐在地上。

阿该听后不解的看向三女,这时他才发现女生中少了一人。

苏晓撇着嘴说道:“就我是电灯泡!”

刘队长把一坨资料丢在桌上伤脑筋的道:“王梅的父母知道女儿死后,一直闹着找到杀死女儿的凶手。解决方案吗,还是老样子!砸在王芬头上的火球,其实是附近小区的江某放的孔明灯,我们会安排江某与王芬的父母直接面谈。”

老猫摆摆手弯着腰声音沙哑的说道:“你在晚个一分钟,就来替我收尸吧。”

半小时后,一群5人来到一家快餐店。啊该向服务员点了几份菜,然后打趣的道:“贤妻良母啊,倒茶洗碗伺候的不错嘛。”

“我是顾问,只负责判断案件是否属于灵异案件,又不是捉鬼的道士能有啥办法。”老猫不爽的骂道!

只见女鬼用舌头卷住老猫的脖子,把他提起了2米多高。老猫的双脚不断的蹬着,脸色发紫眼珠都快爆了出来。

半小时后警车来了,啊该四人被带上警车,王芬的尸体被医院的救护车拉走了。

“啪!”苏晓背后挨了一鞭后,她才知道原来阿该一直在守护者自己!那一鞭抽着,感觉五脏六腑都移位了。

待老蒋等人离开后,阿该对着精神不佳的众人说道:“先看完这个录像,然后大家一起休息吧。”

王芬滚着滚着就滚到了五十铃旁,“噗噗噗”柴油被王芬点着,冒起了熊熊烈火!

“滚!”一声爆喝,一道白色身影把女鬼撞飞!

王梅双眼充血,惊恐的看着女鬼,大小便失禁,撒的地板到处都是。

啊该蹲在地上抱起了王芬的尸体!“哇!”啊该就像是无助的孩子一样哭泣着。“周围围上来的人群,不少人都夸赞啊该重情重义!”

“我感觉今晚会出事!”老猫突然说道!

就在王梅话音刚落,一根拇指粗的麻绳突然套在了她的脖子上。

突然一颗火球从天而降,砸在了王芬的脑袋上。王芬瞬间变成了一个火人,王芬被烧的“哇哇大叫”,满地打滚。

地下的四人同时抬起了头,好奇的看向吊灯处。

可惜一瞬间女鬼的舌头又缩紧起来,这一次舌头捆的是老猫的下巴。因为老猫往下掉了一下,原先脖子的位置,现在是下巴了。

“睡你的觉,瞎叫个毛啊!”老猫不爽的朝着啊该骂道!

“王芬!”四人异口同声的喊道!

“啊!”老猫发出一声痛呼,与红色的身影一起倒在地上。

佳琪扭捏了一下,突然弯下腰给老猫鞠了躬说道:“对不起,我们不应该玩这些危险的游戏。还牵累了你和啊该,真的很抱歉。”说着佳琪再次鞠躬3次!

“不会的放心吧!”啊该安慰道!

啊该想留下女鬼的,可惜他冲到女鬼附近时,女鬼已经消失了。

这时啊该才想起,“苏晓自己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她不像王芬佳琪,有自己的男朋友宣誓恐惧,她只是一个人默默的流着泪。”

啊该与老猫看见男子的第一眼时,他们觉得男子太眼熟了,可就是想不起男子是谁!

“砰!噼里啪啦!”老猫撞在衣柜上,木质衣柜被撞破,玻璃洒了一地。

“谢谢你!”老猫点起了一只烟,朝着佳琪说道。

文浩一副憋急的表情说道:“1:我死后在冥界当了官,这照型是我让冥王弄的。2:自从你们出事后,我就知晓了。因为一些原因,我短时间内无法来人界。刚好你们的两位朋友变成鬼了,我就分了一点力量给她们,让她们保你们半小时,然后我赶了过来!”文浩的语气非常快,一下子就把话说完了。

老猫家的卧室里,阿该扶起气喘吁吁的老猫问道:“你没事吧?”

苏晓吐的眼泪鼻涕都出来了,她指了指自己的饭碗继续吐了起来。

女鬼朝着老猫咧嘴一笑,只见她那黑洞洞的巨口,滴下一滴拳头大的口水。口水是褐黄色的,带着一股腐臭味。

“砰!”就在一鬼二男斗智斗勇的时候,佳琪突然用肩膀撞在了女鬼的后背。

老猫掐灭烟蒂说道:“咱们的一个兄弟,也是因为玩笔仙死去的。当时我和啊该尽力了,可是还是没能救回文浩。”说着老猫靠着电视柜坐在了地上,闭上了眼睛。

女鬼听了王芬的话后,明显身子一抖。只是瞬间女鬼就恢复了原样嚣张的笑道:“你这只信鬼是怎么知道民界的?透七还没过,因该没有民界的人来接你吧?就算你知道民界,你们娘的能力,打的开民界之门吗?”女鬼自问自答的说着话!

老猫听见了阿该的安慰,他指着阿该骂道:“我跟你说,像他们这种学生死100个都不足惜。你就只会安慰人,你TM的给她们说说。我们为了活命做了些什么?他们倒好,活的好好的,非得拿命开玩笑!”

“呕!”苏晓吃着吃着突然吐了起来!

老猫撇撇嘴说道:“如刘队长所说,每次遇到灵异案件导致有人死亡时。ZF都会许诺各种好处给死刑犯,然后死刑犯出来顶包,然后ZF在自己掏腰包赔偿死者家属。”

老猫笑着打了阿该一拳,老猫突然转头看向佳琪问道:“对了,你们的另外一个女孩呢?”

时间19:38,啊该第一个醒了过来!

“哈哈哈!”女鬼双手把舌头上的手掰开,然后舌头一卷勒住了王梅的脖子。

沉默了10几分钟,佳琪站了起来说道:“我们错了!真的错了,我们该怎么办?”说着佳琪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火灭后饭店里三人都赶到了啊该身旁,众人看着王芬焦黑的尸体发愣。前一秒活生生的人,后一秒就死了,一群人都无法接受。

只见女鬼低着头,老猫仰的头,一鬼一人在对视着。

王芬见后立马追上阿该出去,佳琪与苏晓对视一眼也跟了上去。

佳琪才想起来,昨晚自己看见女鬼快要杀了啊该两人,心急之下就学着啊该撞向了女鬼。

啊该与老猫咬牙硬撑着,他们都紧紧的搂着身下的女孩,不让他们受到一丝伤害!

吐出一口烟圈,老猫把烟蒂丢在地上一踩,怒骂一声:“我c a o你ma的。”

自从出门到现在,佳琪与老猫一直腻歪在一起。所以啊该才会打趣佳琪!

文浩一副理所当然的说道:“他是R本的咧嘴女,在R本小有名气。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跑到中国来了,越境的鬼魂处罚可是很重的。”

阿该看了老猫一眼,安慰起三女起来。老猫坐在二楼的楼梯口处,抽着烟看着正对面的王梅。

老猫喊来老板,老板来后被老猫一通大骂。老板各种赔不是,各种不收费!

女鬼朝着啊该微微一笑,舌头用力一,缩挣脱出来。

啊该快速奔跑,朝着女鬼的背后撞了下去。

佳琪摇摇头,害羞的底下了脑袋。

回到家时,已经23:15分了。啊该对着三人说道:“你们去洗洗吧,洗澡能提神,今晚还是别睡了。”

女鬼腰一弯,就像弓箭一样,“刷的一声”女鬼射向老猫。

啊该轻轻的拍了拍苏晓的后背,心里暗道:“我不能放弃,这里还有人需要我保护。”

“对啊,还记军训的时候,一支烟我们三人分着抽呢!”啊该微微一笑说道!

啊该打开老猫家的房门,进入房门后直奔二楼,三女也紧随其后。

老猫朝着啊该问道:“它出现了?在镜子里?”

女鬼声音沙哑,尖刺普通话不标准的说道:“有戏解束了!我晚腻了!”

阿该叹了口气对着三女说道:“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们就别计较老猫说的话了!”

王芬瞪了老猫一眼,蜷缩在啊该怀里伸手揽着啊该的腰继续补觉。

啊该等人被文浩的话弄傻了,“鬼还能偷渡!”。。。

老猫半跪着,看着女鬼那锋利的指甲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在快要接触的瞬间,老猫伸出双手抓住了女鬼的双腕。

苏晓趴回地上,闭上眼睛。

啊该与女鬼面对面的对视着,几秒后女鬼伸出舌头,舔了舔啊该的脸颊。舌头在啊该的脸颊上,留下了粘糊糊的褐黄色液体。

“来了!”老猫沉声道!

孩子对着妈妈说道:“妈妈对面的阿姨在跳迪士狗。”

啊该边听着刘队长说话,边翻着资料。老猫默默的站在窗户抽烟,佳琪与苏晓坐在门边的长椅上发呆。

“王梅!”四人同时喊道!

只见男子一挥手之间,几十圈红色的光条把女鬼捆住,女鬼倒在地上无法动缠分毫。

只见男子与王芬两女说完话后,突然朝着啊该老猫两人走去。

四人洗澡的时间很快,不到20分钟就全部搞定了。

“我们都会死么?”苏晓坐在地上,望着天花板,悠悠的说了一句。

就这样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两女只是默默的听着!

只见一位男子,从窗户慢慢飘进了客厅。他红色的流海头发、红色的瞳孔、灰色的肤色,身穿红色披风,红色紧身休闲裤配上一双红色的皮鞋。这照型,拉风的不得了。

老猫貌似感觉到了女鬼,他靠着沙发仰头向上望。

男子点点头说道:“你们稍等会,我去叙叙旧!”

女鬼听见啊该的声音后,“刷的一声”来到啊该面前。

只见女鬼站在王梅后背,舌头卷着王梅的脖子,双手拉起王梅的双手,膝盖向下一顶“咔嚓!”王梅的双手被女鬼硬生生的拽了下来,王梅发出了“呜的一声”痛呼。

“呜、哈哈!”一阵刺耳的笑声回荡整个客厅!笑声越来越刺耳,刺的耳膜生疼。

“咚咚!”00:00一阵钟声响起,就在客厅的钟声响起的瞬间,所有的灯光突然忽明忽暗。

女鬼把王梅丢在地上,转身朝着啊该等人走去。

男子这高贵的身影一出现,红衣女鬼吓得颤颤发抖。只见女鬼身影慢慢消失,这是要逃跑的节奏。

几分钟之后!“哇!”啊该一口闷血吐在了苏晓的头发上!

啊该四人在警局做完笔录后,被刘队长叫进了办公室。

“哈哈哈”女鬼大笑几声后,普通话不标准的说道:“酒算你们娘一起粘手。也不是哦的对手!”

“这照型帅不帅,帅不帅?”高贵男子一副中二的表情问道。

众人都被高贵男子的实力惊到了,就在这时王芬和王梅走到了男子身旁恭敬的说道:“陈大人好!”

几十秒后沙发的框架被舌头抽断,舌头隔着一块沙发布,直接抽在了啊该与老猫的背后。

王梅点点头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王芬朝着四人点点头,然后朝着王梅问道:“还能不能起来。”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于www.997723.com,转载请注明出处:惊悚笔仙之王梅之死_恐怖惊悚_好历史学网,惊悚

关键词:

生平也不愿醒来_情绪随笔_好管农学网,露珠的梦

www.997723.com,象从水嫩光滑的藤黄里出逃,害羞抢点在桔黄枝头上。象蜻蜓的舞,还象蝶吻,把那美貌的梦珍藏。多少...

详细>>

在烟花里吐放_游戏剧本_好法学网,起码笔者幸而

轶事发生在某高级中学高校,故事的主人公李天成参预运动会的之间,认知了全校的校花林以情,而且一见如旧爱上...

详细>>

娃儿轶事之喜悦鼓劲的亚洲狮,暗箱_现代小说

暗箱 整个事件大器晚成经联合口径 也就浑浊黑暗了 就如一条小狗 刚从水里捞上来死去了 却还要延续嘀哒着脏水 能...

详细>>

条件污染严重,几12人因癌致死

若当地官方的检测能在固定程序外,多一些检测与官民沟通渠道,疑问或许早就拉直了。 据报道,十年来,为了给...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