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艺术学之太平御览,古典艺术学之国语

日期:2019-06-12编辑作者:www.997723.com

宣王即位,不籍千亩。虢文公谏曰:“不可。夫民之大事在农,上帝之粢盛于是乎出,民之蕃庶于是乎生,事之供给于是乎在,和协辑睦于是乎兴,财用蕃殖于是乎始,敦庬纯固于是乎成,是故稷为大官。古者,太史顺时覛土,阳瘅愤盈,土气震发,农祥晨正,日月底于天庙,土乃脉发。

○巡狩

○社稷

“先时九日,太史告稷曰:‘自今至于初吉,阳气俱蒸,土膏其动。弗震弗渝,脉其满眚,谷乃不殖。’稷以告王曰:‘史帅阳官以命我司事曰:距今九日,土其俱动。王其祗祓,监农不易。’王乃使司徒咸戒公卿、百吏、庶民,司空除坛于籍,命农大夫咸戒农用。

《易·观卦》曰:风行地上,观,先王以省方、观民、设教也。

《尚书·禹贡》曰:海岱及淮,惟徐州厥贡,惟土五色。(王者封五色土为社稷,建诸侯则各割其方色土与之,使立社。)

“先时五日,瞽告有协风至,王即斋宫,百官御事,各即其斋三日。王乃淳濯飨醴,及期,郁人荐鬯,牺人荐醴,王裸鬯,飨醴乃行,百吏、庶民毕从。及籍,后稷监之,膳夫、农正陈籍礼,太史赞王,王敬从之。王耕一坺,班三之,庶民终于千亩。其后稷省功,太史监之;司徒省民,太师监之。毕,宰夫陈飨,膳宰监之。膳夫赞王,王歆太牢,班尝之,庶人终食。

《尚书·舜典》曰:岁二月,东巡狩,至於岱宗。柴,望秩於山川,(秩者,为其秩次之奈也。)肆觐东后,协时月正日,同律度量衡。修五礼、五玉、(五等诸侯瑞圭璧也。)三帛、二牲、一死贽,如五器,卒乃复。(五器,上五玉,礼终则还之。三帛以下不还。)五月,南巡狩,至於南岳,如岱礼。八月,西巡狩,至於西岳,如初礼。十有一月,朔巡狩,至於北岳,如初礼。(朔,北方。北岳,恒山。)归,格於艺,祖用特。

又《召诰》曰:越翌日戊午,乃社于新邑,牛羊豕各一。

“是日也,瞽帅音官以风土。廪于籍东南,钟而藏之,而时布之于农。稷则遍诚百姓纪农协功,曰:‘阴阳分布,震雷出滞。土不备垦,辟在司寇。’乃命其旅曰:‘徇。’农师一之,农正再之,后稷三之,司空四之,司徒五之,太保六之,太师七之,太史八之,宗伯九之,王则大徇。耨获亦如之。民用莫不震动,恪恭于农,修其疆畔,日服其镈,不解于时,财用不乏,民用和同。

《尚书大传》曰:元祀巡狩四岳、八伯,坛四奥,沉四海,封十有二山,肇十有二州。

《尚书逸篇》曰:太稷惟松,东社惟柏,南社惟梓,西社惟栗,北社惟槐。天子社广五丈,诸侯半之。

“是时也,王事唯农是务,无有求利于其官以干农功,三时务农而一时讲武,故征则有威、守则有财。若是,乃能媚于神而和于民矣,则享祀时至而布施优裕也。

《毛诗·清庙》曰:《时迈》,巡狩告祭柴望也。(巡狩告祭者,天子巡行郡国,至方岳之下而封禅也。)

《尚书》曰:汤既胜夏,欲迁其社,不可,作夏社。(言夏社不可迁之义。)

“今天子欲修先王之绪而弃其大功,匮神乏祀而困民之财,将何以求福用民?”

又曰:《般》,巡狩而祀四岳河海也。於皇时周,陟其高山。堕山乔岳,允犹翕河。(高山,四岳。翕,合也。笺云:合者,河自大陆之北,敷为九,祭者合为一。)

《周书》曰:诸侯受命于周,乃建太社于国中。其壝,东青土,南赤土,西白土,北骊土,中霤以黄土。将建诸侯,取方一面之土,苴以白茅,以土封之,故曰列土。

王不听。三十九年,战于千亩,王师败绩于姜氏之戎。

《周礼下·夏官》曰:职方氏掌天下之图,王将巡狩则戒于四方。

《毛诗·闵予·载芟》曰:春耕籍田而祈社稷也。载芟载柞,其耕泽泽。

初吉:农历每月的朔日,一说指初一至初七、八。阳官:指负责祭祀的官员。祓:除灾祈福的仪式。司徒:掌管国家的土地和人民的官员。司空:掌管工程营造的官员。农用:农耕用具。斋宫:举行祭祀仪式前斋戒的场所。醴:甜酒。郁人:掌管酒器的官员。鬯:祭祀用的香酒。牺人:负责供应酒醴的官员。裸:酌酒灌地的祭礼。膳夫:负责供应王饮食的官员。太师:负责军事的高级武官,一说是辅弼国君的高级官员。宰夫:负责调制食品的官员。膳宰:掌管膳食的长官。太牢:牛、羊、猪三牲具备的祭品、宴品。风土:韦昭注谓“风土,以音律省土风,风气和则土气养也。”廪:粮仓。东南:古人以东南方为生长的方位,所以把粮仓建于此。阴阳分布:指日夜等长,即后来二十四节气中的春分。出滞:冬眠的动物开始活动。后来二十四节气中的惊蛰即据此命名。司寇:负责刑法的官员。太保:辅弼国君的高级官员。宗伯:掌管礼仪的官员。镈:翻土的农具。三时:指春、夏、秋三季。下文的“一时”,指冬季。姜氏之戎:当时活动于周西部边地的少数民族之一。

《大戴礼》曰:十有二岁,天子巡狩。是故诸侯上不敢侵凌,下不敢暴小民。

又《闵予》曰:《良耜》秋冬报社稷也。畟畟良耜,俶载南亩。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礼记·王制》曰:天子五年一巡狩。岁二月,东巡狩,至於岱宗,柴而望祀山川。觐诸侯,问百年者就见之。命太师陈诗,以观民风;命市纳贾,以观民之所好恶,志淫好辟;命典礼,考时月定日,同律,礼、乐、制度、衣服,正之。山川神祗,有不举者为不敬,不敬者君削以地;宗庙有不顺者为不孝,不孝者君绌以爵;变礼易乐者为不从,不从者君流;革制度衣服者为叛,叛者君讨。有功德於民者加地进律。

《周礼·地官》曰:大司徒之职,设其社稷之壝而树之田主,各以其野之所宜木,遂以名其社与其野。

又《祭仪》曰:天子巡狩,诸侯待於境。天子先见百年者,(问其国君,以百年者所在而见。)八十九十者、东行西行者弗敢过。欲言政者,君就之可也。(弗敢过者,谓道经则见之。)

又《地官上》曰:小司徒掌凡建国,立其社稷。

《礼记逸礼》曰:王者必制巡狩之礼何?尊天重民也。所以五年一巡狩何?五岁再闰,天道大备。所以至四岳者,盛德之山,四方之中,能兴云致雨也。巡狩者何?巡,循也;狩,牧也。为天循行牧民也。

又《地官上·封人》曰:封人设王之社壝,为畿封而树之。

《礼记外传》曰:溥天之下,莫非王土。封建诸侯,各守天子之地,故巡行之。夏、殷五载一巡狩,周制十二年一巡狩,皆在仲月,以至岳下,(仲者,中也,正也。)燔柴告天。(此因事而告至也。天下广大,四方幽隐,南面之君多行威福,忧民之至,故问之。)巡狩之年,四方诸侯先会岳之下以俟见。(岳有汤沭之邑,助祭泰山,先斋戒以见天子。)考其制度以齐同,(书同文,车同轨,合其章律甲子。)有善恶以黜陟之。

又《春官上·大宗伯》曰:以血祭祭社稷。(郑玄注曰:阴祀曰血,贵气臭。)

《左传·庄公》曰:天子非展义不巡狩。注云:天子巡狩,所以宣布德义。

又《春官上·小宗伯》曰:小宗伯掌建国之神位,右社稷。

又《僖下》曰:晋侯召王,以诸侯见,且使王狩。仲尼曰:"以臣召君,不可以训。故书曰'天王狩于河阳',言非其地,且明德也。"

又《春官下·丧祝》曰:丧祝掌胜国邑社稷之祝号,以祭祀祷祠焉。(马融曰:所计国所封邑,犹立其社稷。)士师若祭胜国之社稷,则为之尸。

《汉书》曰:人有告韩信反。陈平曰:"古者天子巡狩,伪游云梦也。"

又《冬官》曰:匠人营国,左祖右社,面朝后市。(五宫所居也。祖,宗庙。面犹向也。王宫当中。)

又《武纪》曰:朕郊见上帝,巡於北边,见群鹤留止,不以罗网,靡所获献荐於大畤,(如淳曰:是时春也,非用罗网时,故无所获。)光景并见。

《礼记·月令》:仲春择元日,命人社。(为祀社稷也。春事兴,故祭之,祈农祥。元日谓近春分前后戊日。元,吉也。)仲秋择元日,命人社。(赛秋成也。元日谓近秋分前后戊日。)

又曰:元封五年,南巡狩,至於盛唐,(注:如淳曰:"县名。在南郡也。")望虞舜於九嶷。(应劭曰:舜葬苍梧。九疑,山名。今在零陵营道也。)自寻阳浮江,亲射蛟江中,获之。舳舻千里,薄枞阳而出,作《盛唐枞阳之歌》。

又《曲礼》曰:问国君之年,长曰能从宗庙社稷之事,幼曰未能从宗庙社稷之事。

又曰:宣帝尊孝武庙为世宗,行巡狩,郡国皆立庙。

又《檀弓》曰:卫献公出奔,反于卫。及郊,将班邑于从者而后入。柳庄曰:"如皆守社稷,则孰执羁靮而从;如皆从,则孰守社稷。"

又《食货志》曰:天子始出巡郡国,东渡河,河东守不意行巡至,不辩,自杀。行西,逾陇,陇西守以行往卒,(或曰:逾,度也。卒,仓卒。)从官不得食,陇西守自杀。於是上北出萧关,从数万骑,行猎新秦中,以勒边兵而归。

又《郊特牲》曰:社祭而主阴气也。君南向于北墉下,答阴之义也。(墙谓墉,北墉,社内。)日用甲,用日之始也。天子太社,必受霜露风雨,以达天地气也。是故丧国之社屋之,不受天阳也。薄社北牖,使阴明也。(绝其阳,通其阴而已。薄社,殷之社,殷始都薄。)社所以神,地之道也。地载万物,天垂象;取财于地,取法于天,是以尊天而亲地也。故教民美报焉。家主中霤而国主社,示木也。惟为社事单出里,惟为社田国人毕作。惟社,丘乘共粢盛,所以报本反始也。

《后汉书》曰:光武建武十八年二月,西巡狩,幸长安。三月,祠高庙,遂有事十一陵。历冯翊界,进幸蒲坂,祠后土。夏四月,车驾还宫。

又《祭法》曰:王为群姓立社曰太社,王自立社曰王社;诸侯为百姓立社曰国社,诸侯自为立社曰侯社;大夫以下成群立社曰置社。(群,众也。大夫以下,至庶人也。大夫不得特立社,与氏族居,百家以上则共立一社。)

又曰:章帝元和二年二月丙辰,东巡狩。乙丑,帝耕于定陶,使使者祠唐尧于咸阳灵台。辛未,幸大山,柴告岱宗。有黄鹄三十从西南来,经祠坛上东北,过於宫屋,翱翔升降。进幸奉高。

又《祭义》曰:建国之神位,右社稷而左宗庙。

又曰:章帝巡幸,诏曰:"惟巡狩之制,以宣声教,考同遐迩,解释怨结。"

《礼记外传》曰:社者,五土之神也;稷者,百穀之神也。(一云稷是原隰之神,原隰宜种百谷。)天子为天下之人立社,曰太社,坛方五丈。诸侯为境内之民立社,曰国社。(语裥王社侯社者,天子诸侯别自立社,私有祷求。)地之势有礼,生物各随所宜。九州之人各居其土,食有利者,各报祭之。籍田之后则告,五穀既登,又报功也。国以民为本,人以食为天,故建国君民,先命立社。地广穀多,不可遍祭,故于国城之内立坛祭之,亲之也。日用甲,尊之也。(天有十日,甲为首也。周公卜洛,建王都,戊申,社于新邑,自此皆用戊日。)惟天子祭天地,诸侯祭社稷而已。

又《和纪》曰:冬十月戊申,幸章陵,祠旧宅。癸丑,祠园庙,会宗室於宅,劳赐作乐。

又曰:社树各以其土所宜之木,(河东宜松,周地宜栗。)社主用石。天子亲征,则载社主行。有罪者,诛之于车前。

《宋书·礼志》曰:古者天子巡狩之礼,布在方策。至秦汉巡幸,或以厌望气之祥,或以希神仙之应,烦扰之役,多非旧典。惟后汉诸帝,颇有古礼焉。魏文帝值三分初创,方隅事多,皇舆亟动,略无宁岁,盖应时之务,又非旧章也。明帝凡三东巡,所过存问高年,恤人疾苦,或赐穀帛,有古巡幸之风焉。齐王正始元年巡洛阳县,赐高年力田各有差。

《左传·僖公》曰:宋公使邾文公用鄫子于次睢之社,欲以属东夷。(此水有妖神,东夷皆社祠之。)司马子鱼曰:"古者六畜不相为用,小事不用大牲,而况敢用人乎!祭祀以为人也;民,神之主也;用人,其谁飨之?"

又曰:元嘉四年二月,太祖东巡,至丹徒,告觐园陵。三月幸丹徒离宫,升京城北顾,飨父老旧勋於丹徒行宫,加赐衣裳各有差。蠲丹徒县其年租赋。

又《襄四》曰:君民者,岂以陵民,社稷是主。臣君者,岂为其口实,社稷是养。故君为社稷死,则死之;为社稷亡,则亡之。

《宋书》:文帝行幸丹徒诏:吾生在此城,及卢循肆乱,害流兹境。先帝以桑梓根本,实同休戚。复以蒙弱,猥预艰难,情义缱绻,夷险备经,遗踪旧物,犹存心目。岁月不居,逝逾三纪,时人故老,与运迁落,眷惟既往,倍深感叹。

又《昭二十九》曰:魏宪子问于蔡墨曰:"社稷五祀,谁氏之五官也?"对曰:"少皋氏有四叔,(贾逵注曰:少皋,黄帝之后,金天氏也。四叔,四子皆叔。)曰重、曰该、曰修、曰熙。实能金、木、水,使重为勾芒,该为蓐收,修及熙为玄冥,此其三祀也。颛顼氏有子曰黎,为祝融,(黎,水土官。黎当高辛氏之世,故《外传》曰:黎为高辛氏火正也。)共工氏有子曰勾龙,为后土,(共工,太皋之后,炎帝之前霸九州者也。其嫡子佐颛顼,能平水土。)此其二祀也。后土为社,稷、田政也,(掌田之官长后稷也。)有烈山氏之子曰柱,为稷。(烈山,炎帝之世烈山氏也。)自夏以上祀之。周弃亦为稷,(周弃,周祖后稷弃也。为唐虞夏后稷也。)自商以来祀之。"(商,殷也。柱之功至汤浸,祀周弃以为稷也。)

《越绝书》曰:禹巡狩大越,见耆老,纳诗书,审铨衡,平斗斛。

又《定上》曰:且夫祝,社稷之常隶也。社稷不动,祝不出境,官之制也。

《孟子》曰:夏谚曰:"吾王不游,吾何以休;吾王不预,吾何以助。"一游一豫,为诸侯度也。

《公羊传·隐公》曰:宋宣公谓缪公曰:"以吾爱与夷,则不若爱汝;以为社稷宗庙主,则与夷不若汝,盍终为君矣?"

又曰:晏子对齐景公曰:"天子适诸侯曰巡狩,春省耕而补不足,秋省敛而助不给也。"

又《庄公》曰:日有蚀之,鼓、用牲于社,求于阴之道也。以朱丝萦社,或曰胁之,或曰为闇,恐犯,故萦也。

《孔丛子》曰:古者天子将巡狩,必造於祖祢,命告群祀及社稷,畿内名山大川,七日而遍。亲告用牲,史用币。

又《僖公》曰:邾娄人执鄫子用之社,盖叩其鼻,以血社稷也。

蔡邕《独断》曰:上巡狩,校猎还,公卿已下陈洛阳亭前街。上乘舆到,公卿以下拜。天子东,公卿亲识颜色,然后还宫。

又《哀公》曰:亳社灾。亳社者何?亡国之社。(亳社者,先世亡国,在鲁境。)社者封也,其言灾何?亡国之社,掩其上而柴其下。

郦善长注《水经》曰:光武之征秦丰,幸旧邑,置酒极欢。张平子以为真人南巡观旧里焉。

《春秋潜潭巴》曰:里社鸣,此里有圣人生,其呴,百姓归之。(宋均注曰:鸣则教令行,若汤放桀也。呴,呜之怒者也。)

《三齐略》曰:尧山在广固城西七里,尧巡狩所登,遂以为名。山顶立祠,祠边有柏树,枯而复生,不知几代树也。又石上有尧迹,于今犹存。

《论语·八佾》曰:哀公问社于宰我,宰我对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战栗。"(孔安国注曰:凡建邦立社,各以其土所宜之木。宰我不本其意,妄为之说,因周栗便云使民战栗也。)

《风俗通》曰:巡者,循也;狩者,守也。道德太平,恐远近不同,故必自亲行之,循功考德,黜陟幽明也。

《孝经说》曰:社,土地之主也。地广不可尽敬,故封土为社以报功。稷,五穀之长也。穀众不可遍祀,故立稷神祭之。

《白虎通》曰:王者所巡狩者何?巡者,循也;狩者,收也。道德太平,恐远近不同化,幽隐有不得所者,故必自亲行之,谦敬重民之至也。何以知太平乃巡狩?以武王不巡狩,至成王乃巡狩也。

《五经通义》曰:王社藉田,中为千亩报功也。文家右社稷,左宗庙何?文家握地而王,地道长,右得事宗庙,以有社稷,故右之也。质家左社稷,右宗庙,社皆有坛者,饰也。有木者,土当生万物,莫善于木。

《黄帝太一密推》曰:师旷曰:"先知巡狩之年,当视太一与天目在四维之岁,法为巡狩。若不出,则遣使者按行风俗。太一虽在四维,不出也。即出,知巡狩何方,以人主所在处之。"

《五经异义》曰:今民谓社神为公,社位上公,非地祗也。

班固《东巡颂》曰:事大而瑞盛,诚非一小臣所任颂述。不胜狂简之情,谨上《岱宗颂》一篇。

《汉书·郊祀志》曰:高祖时,天下已定,诏御史令于丰治枌榆社,常春以羊彘祠之也。

班固《南巡颂》曰:是时圣上运天官之法驾,冯列宿而赞元。

又《郊祀志》曰:稷者百穀之主,所以奉宗庙,供粢盛,人所食以生活也。王者莫不尊重亲祭,自为之主,礼如宗庙。《礼记》曰:惟祭宗庙社稷,为越紼而行事。圣汉兴,礼仪稍定,已有官社,未立官稷。(臣瓒按,《高纪》除秦社稷,立汉社,礼所谓大社也。时人立官社,配以夏禹,所谓王社也。见《汉纪》。今未立官稷,至此始立之也。)遂于官社后立官稷,以夏禹配食官社,后稷配食官稷。稷种穀树。

崔骃《东巡颂》曰:登天灵之威辂,驾太一之象车;躬东作之上务,始八政於南行。

又曰:陈平既娶张氏女,资用益饶,游道日广。里中社,平为宰,分肉甚均,里父老曰:"陈孺子能为宰乎?"曰:"使平得宰天下,天下亦如此肉也。"

崔骃《南巡颂》曰:建初九年,秋穀始登。犹斯嘉时,举先王之大礼,假於章陵。遂南巡楚路,临江川以望衡山,顾九疑,叹虞舜之风。是时庶绩咸熙,罔可黜陟。

又曰:栾布,吴军时以功封为鄃侯,复为燕相。齐燕之间皆为立社,号曰栾公社。

崔骃《西巡颂》曰:惟永平三年八月己丑,行幸河东。志曰:君举必书。是故工歌其诗,史历春秋。若夫声管不发,雅颂罔记。

《续汉书》曰:每月朔旦,太史上其月历,有司侍郎尚书见读其令,奉行其正朔。前后各二日,皆牵羊酒至于社下,以祭日变,割羊以祠社,用救日变。执事者,冠长冠,衣皂单衣,绛领袖,绿中衣,绛纟末末裤以行礼,如故事。

崔骃《北巡颂》曰:元和三年正月,上既毕郊祠之事,乃东巡。出於河内,经青、兖之郊,回冀州。遂礼北岳。圣泽流浃,黎元被德,嘉瑞并集,乃作颂曰……

又曰:建武二年,立太社稷于洛阳,在宗庙之左,社稷之右,皆方坛。无屋,有墙门而已。二月八月及腊,一岁三祠,皆置社稷。太守令长侍祠,牲用羊豕,惟州所治,有社无稷。古者师行有载社主,不载稷也。

张衡《巡狩颂》曰:初吉,帝将狩於岱岳,展谊省方,观风设教。丙寅,朏率群宾,备法驾,以祖於东门。乙酉,观礼於鲁,而休齐焉。己丑,届於灵宫,是日有凤双集於台。

《晋书·礼志》曰:前汉但置官社而无官稷,王莽置官稷。故汉至魏,但太社有稷,故常二社一稷。

马融《东巡颂》曰:敷六典,经八成。燮和万殊,总领神明,类乎上帝,柴乎三辰,禋祠乎六宗,祗燎乎群神。

《后魏书》曰:天平四年四月,七帝神主既迁于太庙太社,石主将迁于社宫。礼官云,应用币。中书侍郎裴伯茂时为祝文,伯茂据故事太和中迁社,高祖用特不用币,遂以奏闻。于时议者或引《大戴礼》迁庙用币,令迁社宜不殊。伯茂据《尚书·召诰》应用牲,诏遂从之。

www.997723.com,○籍田

《宋书·礼志》曰:晋元帝建武元年,又依洛京立二社一稷,其太社之祝曰:"地德普施,惠存无疆。乃建太社,保佑万邦。悠悠四海,咸赖嘉祥。"其社之祝曰:"坤德厚载,王畿是保。乃建帝社,以神地道。明祀惟辰,景福来造。"礼,左宗庙,右社稷,历代遵之。故洛京社稷在庙之右,而江左又然也。

《毛诗·闵予·载芟》曰:《载芟》,春籍田而祈社稷也。

又曰:祠太社,帝大稷,常以岁二月、八月二社日祠之。

《周礼·天官上·甸师》曰:掌帅其属而耕耨王籍,以时入之,以供粢盛。

《唐书》曰:天宝中,升社稷五星为大祀。诏曰:"祭之为典,以陈至敬。名或不正,是相夺伦,况社稷孚佑,百代蒙其福;日月照临,五星叶其纪。兆庶允殖,下土式瞻。既超言象之外,须极尊严之礼,列为中祀,颇紊大猷。自今已后,社稷及日月五星并升为大祀,仍以四时致祭。"

又《天官下·内宰》曰:上春,诏王后帅六宫之人,生种稑之种,而献之於王。(郑玄曰:古者使后藏种,以佑王耕事,共禘郊也。郑司农曰先种后熟谓之穜,后种先熟谓之稑。)

《六典》曰:仲春上戊,祭太社,以后土氏配焉;祭太稷,以后稷氏配焉。

《礼记·月令》曰:是月也,天子乃以元日祈穀于上帝。乃择元辰,天子亲载耒耜,措之於参保介之御间,帅三公、九卿、诸侯、大夫,躬耕帝籍。天子三推,公五推,卿、诸侯九推。反,乃执爵于大寝。三公、九卿、诸侯、大夫皆御。命曰劳酒。

《家语》曰:孔子曰:"古之平水土及播植百穀者众矣。然惟勾龙兼食于社,而弃为稷易代奉之,无敢益者,明不可与等也。"

又《祭义》曰:昔天子为籍田千亩,冕而朱纮,躬秉耒耜;诸侯为籍百亩,冕而青纮,躬秉耒耜;以事天地、山川、社稷、先公。醴酪粢盛於是乎取之,敬之至也。

《庄子》曰:〈山畏〉垒之民相与言曰:"庾桑之始来,吾酒然异之。今吾日计之而不足,岁计之而有馀,庶几其圣人乎?子胡不尸而祝之,社而稷之也?"

又《祭义》曰:耕籍,所以教诸侯之养也。

又曰:匠石之齐,至于曲辕,见栎社树,其大蔽千牛,絜百围;其高山临千仞,而后有枝;其可以为舟者,旁十数。观者如市。

又《祭统》曰:天子亲耕於南郊,以供粢盛。王后蚕於北郊,以供冕服。天子、诸侯非莫耕也。王后、夫人非莫蚕也,身致其诚信而已矣。

《淮南子》曰:夫穷乡之社,扣瓮拊瓶,相和而歌,自以为乐也。尝试为之击建鼓,撞巨锺,乃知夫瓮瓶之足羞也。

又《表记》曰:天子亲耕,粢盛秬鬯,以事上帝,故诸侯勤以辅事於天子。注言无事而居位食禄,是不义而富且贵。

又曰:禹劳力天下,死而为社;(劳于谓治水功,死讬祀于后土之中。)周弃作穑,死而为稷;(种曰稼,敛曰穑,死记于祀,稷官之神。)子房之智,陈平之无忤,绛侯勃之果,霍将军之勇,终之以礼乐,则可谓社稷之臣矣。

《礼记外传》曰:籍者,借也。天子耕千亩,但三推,发耒,三垈而止,借民力治之。所耕之穀藏於神仓,以供事天地、宗庙、神祗、人鬼之用也。天子以身先天下,以建寅之月而郊,(北郊,即祈谷之祭。)郊而后耕。郊用辛日,而耕用亥日。享先农而后籍田。

《太公金匮》曰:武王问太公曰:"天下精神甚众,恐后复有试余者也。何以待之?"师尚父曰:"请树槐于王门内,王路之石,起国社,筑垣墙,祭以酒脯,食以牺牲,尊之曰社。客有非常,先与之语;客有益者入,无益者距。岁告以水旱与其风雨泽流,悉行除民所苦。"

《国语》曰:周宣王即位,不籍千亩。虢文公谏曰:夫民之大事在农,上帝之粢盛於是乎出,民之蕃庶於是乎生。是故稷为大官。古者太史顺时覛土,土气震发,先时九日,太史告稷曰:"阳气俱蒸,土膏其动。"稷以告王,王即斋宫,百官御事,王耕一墢。

《白虎通》曰:王者所有社稷何?为天下求福报功。人非土不立,非穀不食。土地广博,不可遍敬;五祀众多,不可一一而祭,故封土立社,尊五穀之长,立稷而祀之。稷者,得阴阳和气而为用又多,故为长,岁再祭之。

《汉文》文帝诏曰:"夫农,天下之本也。其籍田,朕亲率耕以给宗庙粢盛。"

又曰:祭社稷有乐乎?《礼记》曰:金石之乐,用之于宗庙社稷。

又曰:昭帝始元元年,上耕於钩盾弄田。(应劭曰:昭帝年九岁,未能亲耕帝籍。钩盾官者近署,故往试耕为戏弄也。)

又曰:王者诸侯必有戒社何?示存亡也。明为善者得之,为恶者失之。

《续汉书·礼仪志》曰:正月始耕,有司请行事讫,就耕位,天子、诸侯、百官以次耕。

《春秋公羊传》曰:亡国之社,奄其上,柴其下。

《晋书·礼志》曰:武帝末,有司奏:"古诸侯耕籍百亩,躬执耒耜,以奉社稷宗庙,劝率农功。今诸王临国,宜依之。"竟不施行。

《郊特牲》记曰:丧国之社屋之,示与天地绝也。

又《江彪传》曰:哀帝即位,欲躬自籍田。彪以礼废日久,仪注不存,中兴以来所不行,宜停之。

蔡邕《独断》云:天子太社,五色土为坛。皇子封为王者,授之太社之土,以所封之方色,籍以白茅,归国以立社,故为之茅社也。

《宋书·礼志》曰:亲耕籍,晋武帝太始四年,诏曰:"夫民之大事在农。是以古之圣王躬耕帝籍,以供郊庙之粢盛,且以训化天下。近代以来,耕籍於数久中,空有慕古之名,曾无供祀训农之实,而有百官车徒之费。今修千里之制,当与群公、卿士躬稼穑之艰难,以帅天下。"

《陈留风俗传》曰:东昏县者卫地,故阳武之户牖乡也,汉相陈平家焉。少为社下宰,令民祀其社。

又曰:元嘉二十一年,太祖将亲耕,而其仪久废,使何承天撰定仪注。乃下诏曰:"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古者从时脉土以训农功,躬耕帝籍敬供粢盛。仰瞻前王,思遵令典,何可量处千亩。考上元辰,朕当亲率百辟,致礼郊甸,庶几诚素奖被斯民。"

《邴原别传》曰:原,避地辽东,以虎为患,自原之落,独无虎患。尝行而得遗钱,拾以系树枝,比钱不见取,系钱者逾多。原问其故,答者谓之社树。原恶其由已而成妄犯,乃辩之。于是里中遂敛其钱以为社供。里老为之诵曰:"邴君行仁,落邑无虎;邴君行廉,路树成社。"

又曰:籍田:皇帝冠通天冠,朱纮青介帻,衣青纱衮。侍中陪乘,奉车即秉辔。

《列异传》曰:大司马河内陵蕤字圣卿,少时病虐,逃社中。有人呼"社邸!社邸!"圣卿应曰:"诺。"起,至户中,人曰:"取此书去。"得素书一卷《谴劾百鬼法》,所劾辄效。

又曰:车驾至籍田,侍中跪奏:"降车临坛。"大司农跪奏:"先农已享,请皇帝亲耕。"太史令赞曰:"皇帝亲耕,三推三反。"於是群臣以次耕:王公、五等开国诸侯五推五反,孤卿大夫七推七反,士九推九反。籍田令率其属耕竟亩,洒种即耰。

《搜神记》曰:中兴初,有应妪者生四子而寡。见神光照社,试探之,得黄金。自是诸子官学,并有才名。至玚七世显。

《齐书·礼志》曰:永明三年,有司奏:来年正月二十五日丁亥,可祀先农,即日舆驾亲耕。宋元嘉、大明以来,并用立春后亥日。尚书令王俭以为亥日籍田,经记无文。太学博士刘蔓议:《礼》,孟春之月,立春迎春。又於是月以元日祈穀,又择元辰躬耕帝籍。卢植说礼通辰日。日,甲至癸也;辰,子至亥也。郊天,阳也,故以日;籍田,阴也,故以辰。阴礼卑后,必居其末。亥者辰之末,故《记》称元辰,注曰吉亥。又据五行之说,木生於亥,以亥日祭先农,又其义也。

刘桢《京口记》曰:虎社中,村老故相传云:昔有虎于社中产,因以为名。

《隋书·礼志》曰:北齐籍於帝城东南千亩。每岁正月上辛后吉亥,使公卿以一太牢祠先农神农氏於坛上,无配飨。祭讫亲耕。

《荆州记》曰:叶县东百步有县故城,西南四里名伍佰村,有白榆连李树,异幹合条,高四丈馀。士民奉以为社。

《唐书》曰:贞观三年春,太宗亲祭先农,躬御耒耜,籍于千亩之甸。初,晋氏南迁,后魏来自云朔,中原分裂,又杂以獯戎,代历周隋,此礼久废,而今始行之,观者莫不骇跃。於是秘书郎岑文本献《籍田颂》以美之。

《世说》曰:阮宣子伐树,人有止之宣子,曰:"若树而为社,伐树则社移。社而为树,伐树则社亡矣。"

又曰:乾元中,耕籍田,至於先农之坛。因阅耒耜有雕刻文饰者,谓左右曰:"田器,农人执之,在於朴素,岂贵文饰乎?"乃命彻之。

习凿齿《逸民高士传》曰:董威辇不知何许人,忽见于洛阳白社中。

又曰:仪凤二年春,上亲耕籍田於东郊。礼毕,作《籍田赋》以示群臣。

戴延之《西征记》曰:洛阳建春门外道北有白社,董威辇所住也。去门二里,有牛马市,嵇公临刑处也。

又曰:开元二十二年正月,上亲耕於洛阳东门外。诸儒奏议,"以为古者耦耕,以一拨为推;今用牛耕,宜以一步为一推。及亲籍,太常告"三推礼毕"。上曰:"朕忧人知勤劳俯同。"九推而止。自是公卿已下,皆过於古。

《博物志》曰:子路与子贡过社,社树有鸟。子路搏鸟,社神牵子路,子贡说之,乃止。

《五经要义》曰:天子籍田千亩,以供上帝之粢盛。常孟春启蛰即郊之后,身率公卿大夫而亲耕焉。所以先百姓而致孝敬。

又曰:周之正月受社牲之首,以出种子。帝藉蚕,又受社雍及祭,以沐蚕种。上辛乃射黑牲于帝郊,以祈来年之丰。二月,司空开冰,射桃弧,棘矢五发,以御其灾。

《说文》曰:帝籍千亩者,使民如借,故谓之籍。从耒,昔声。

《述异记》曰:庾邈与女子郭凝通,诣社,约不二心,俱不婚娉。经二年,凝忽暴亡。邈出见凝,云:"前北村还,遇强梁,抽刀见逼,惧死,从之,不能守节。为社神所责,心痛而绝。"人鬼异路。因下泣矜之也。

应劭《汉官仪》曰:天子东耕之日,率三公、九卿,戴青帻冠,青衣,载青旗,驾苍龙,往出种堂,天子升坛。公卿耕讫,天子耕於坛,举耒三。

蔡邕《陈留东昏库上里社碑》曰:惟斯库上里,古阳武之户牖乡也。秦时有池子华为丞相。汉兴,陈平由此社宰,遂相高祖,克定天下,为右丞相。孝平之世,虞延为太尉。延熹中,平曾孙放为尚书令。以宰相继踵,咸出斯里,虽有积德修身之政,亦斯社所相,乃树碑颂云。

应劭《汉官仪》曰:天子升坛,公卿耕讫,啬夫下种。凡称籍田为千亩,亦曰帝籍,亦曰耕籍,亦曰东耕,亦曰亲耕,亦曰王籍。

魏公《九锡文》曰:锡君玄土,苴以白茅,爰契尔龟,用建冢社。注言:亦如天子社稷也。

《六典》曰:凡籍田所收九穀,纳於神仓,以供粢盛、五齐、三酒之用。若有馀及穰槁,供饲牺牲焉。

曹植《赞社文》曰:余前封鄄城侯,转雍丘,皆遇荒土。宅宇初造,以府库尚丰,志在缮宫室,务园圃而已,农桑一所所营。经离十载,块然守空,饥寒备尝。圣朝愍之,故封此县。田则一州之膏腴,桑则天下之甲第,故封此桑,以为田社,乃作颂云。

又曰:两汉及魏晋并有其礼。过江,草创未暇,至宋始有也。黄琼上书曰:"先农之礼,所宜躬亲,以迎春和,以致时雨。"

应璩《与阴夏书》曰:从田来,见南野之中有徒步之士。怪而问之,乃知郎君顷有微痾,告祠社神,将以祈福。闻之怅然以增叹息,灵社高树,能有灵应哉?

《论衡》曰:立春,东耕。为土象人,男女各二,秉耒锄。或立土牛,象人土中,未必而耕也。从气应时,示率下也。

张华《朽社赋》曰:高柏桥南大道旁,有古社槐树,盖数百年木也。余少居近之,后去。行路过之,则已朽株。意有缅然,聊为之言衰盛之理。

《东京赋》曰:躬三推於天田,修帝籍之千亩。

殷仲堪《合社文》曰:夫社之为祀远哉,故大夫以成群斯祷。里社之兴,由来尚矣。自丧乱流迁,旧俗隳废。今二三宗亲,思桑梓之遗风,遵先圣之明诰,洁齐牲牢。庶乎自佑以来,一日之泽。然三人之行,必有其师,故复选中正,立三老者。惟公理以御众,稽旧章以作宪。

缪袭《许昌宫赋》曰:太和六年春,上既躬耕帝籍,发趾乎千亩,以帅先万国。乃命群牧守相,述职班教,顺阳宣化,蒸黎允示,训德歌功,观事乐业。是岁甘露降,黄龙见;海外有克捷之师,方内有丰穰之庆;农有馀粟,女有馀布;遐逖来享,殊俗内附,穆乎有太平之风。

卞敬宗《栎社序赞》曰:余门前有一社树,盘根疏柯,似非近世所植。抗秀路左,流阴庭宇。庄周喻道于商丘之木,匠石辨才于曲辕之栎。由斯而观,固可以悟微矣。

潘岳《籍田赋》曰:伊晋之四年,皇帝亲率群臣,籍於千亩之甸,礼也。於是乃使甸师清畿,野庐扫路,封人壝宫,掌舍设枒。青坛蔚其岳立,翠幕黯以云布。结崇基之灵祉,启四涂之广阼。

王廙《春可乐》曰:吉辰兮上戊,明灵兮惟社。百室兮必集,祈祭兮树下。濯卯兮菹韭,啮蒜兮擗鲊。缥醪兮浮蚁,交觞兮并坐。乞和兮体适,心怡兮志可。

任豫《籍田赋》曰:瞻望圭景,咫尺三川。缅彼帝籍,百有馀年。

何承天《社颂》曰:社实阴祗,稷惟谷元。率育方类,协赞乾坤。

曹植《籍田赋》曰:春,耕于籍田,郎中令侍寡人焉。顾而谓之曰:"营畴万亩,厥田上上;经以大陌,带以横阡。奇柳夹路,名果被园;牢农实掌,是谓公田。此寡人之封疆也。"

○先农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礼记·月令》曰:孟春,乃择元辰,天子亲载耒耜,置之车右,率公卿诸侯大夫躬耕籍田。(辰,亥也。谓郊后吉亥,享先农于东郊。先农,神农也。)

《续汉书·祭祀志》曰:光武即位于鄗,为坛,营于鄗,之阳。营神五星及中宫星、雷公、先农、风伯、雨师、四海、四渎、名山、大川之属。

《汉旧仪》曰:春始东耕于籍田,官祠先农。先农即神农炎帝矣。祠以一牢,百官皆从。大赐三辅二百里,孝悌、力田、三老布帛。

《汉名臣奏》曰:黄琼上言:先王制典籍田,有曰司徒咸戒,司空除坛。先时五日,有协风至,即斋宫、飨燕、载耒,诚重之也。先农之礼,所宜躬亲以迎春和,以致时风。

沈约《宋书·祭祀志》曰:元嘉二十一年,帝亲耕,乃立先农坛于籍田,高四丈,为四出,陛广五尺,外加埒,方十丈。车驾未到,司空、大司农率太祝及众执事质明,以一太牢祀祭,祭器用社稷器。祠毕,颁馀胙于奉祠者。旧典,先农又都列於郊祭。

○灵星

《周书·作洛》曰:设兆于南郊,以祀上帝,配以后稷农星,先王皆与食。

《毛诗·闵子》曰:丝衣绎宾,尸也。高子曰:"灵星之尸也。"(绎,又祭也。天子诸侯曰绎,以祭之明日,卿大夫曰宾尸,与祭同。周曰绎,商曰彤也。)

《汉书·郊祀志》曰:高祖时,或言周兴而邑立后稷之祠,至今血食天下。於是制诏御史,其令天下立灵星祠,(张晏曰:龙星左角曰天田,则农祥也。辰见而祭之。)常岁时祀以牢。

《三辅旧事》曰:汉灵星祠在长安城东十里。

《淮南子》曰:君人之道,其犹灵星之尸,俨然嘿端而受福也。

《嵩高山记》曰:汉孝武游登五岳,尊事灵星。遂移祠置岳南脚上,筑作殿坛。周回立瓦屋,行种松柏,前五百步临大道,立两石阙,极高大。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于www.997723.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艺术学之太平御览,古典艺术学之国语

关键词:

古典管农学之史记,17四霄霄霄宇

鲁悼公以括与戏见王,王立戏,樊仲山父谏曰:“不可立也!不顺必犯,犯王命必诛,故出令不可不顺也。令之不行...

详细>>

www.997723.com您认为环球都陪你过劳动节呀,梁惠王

彘之乱,宣王在邵公之宫。国人围之。邵公曰:“昔吾骤谏王,王不从,是以及此难。今杀王子,王其以我为怼而怒...

详细>>

古典历史学之本草从新,佛菩提心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破却积瘀生最妙,止将吐衄炒能和。 次善男子。菩摩...

详细>>

古典文学之神农本草经,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

味苦温。 味甘平。 ○桔梗 主风热,死肌,痈伤,口干舌焦,痈肿不消,喉舌肿,水浆不下。久服,轻身明目,润泽...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