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一点点

日期:2020-03-29编辑作者:儿童文学

小升初的那次硝烟弥漫的考试,着实让我喘不过气来。不过,那段小升初的一段小插曲,还是让我久久不能忘记。 记得那是一个赤日炎炎的夏天,燃烧着怒火的时光把大地炙烤得如可以烫着手的火炉一般,让每个人望而却步。我满头大汗地走进考场。第一考的是语文,必须用钢笔,拿着钢笔,便如得到了多么好用的武器,我不禁信心十足,雄赳赳气昂昂的准备考试。随着那如警报般的发卷哨声,我的额头渗出丝丝汗珠,赶紧“一级戒备”去试试钢笔有无墨水,这不试不知道,我亲爱的钢笔不知是怎么了,写在纸上没有留下一点痕迹,我急了,顿时手脚无措,气急败坏甩了甩钢笔。地板上留下了一滩污渍,钢笔谢天谢地,终于可以写出一行行娟秀的钢笔字了,看着钢笔画出的一条条线条,我松了一口气。 不经意间,我朝前面瞅了一眼,那多刺眼的美化一下子便映入了我的眼帘——怎么回事?一定是刚才……我懊恼的敲了一下头,表示对自己的抱怨。怎么办?前面的琳一定会生气的。 经过忐忑不安的心里挣扎之后,我轻轻拍了拍琳的背,琳转过身来,我吞吞吐吐地说着:“琳……我把墨水……滴到了你的衬衫上。”“哦,是呀?”她笑着检查了一下衬衫,又不介意的说了声:“这几朵梅花开得真美!” 是啊!好美!好美的笑容,好美的心灵,如同一股甘甜的露汁,悄然溜进我的心里,我紧张的心一下子放松了下来,考出了优异的成绩。 原来的琳是个很小气的人,怎么会……我持着怀疑的态度去找她,她却笑着反问我:“改变了小气的我不好吗?”不是如此吧?改变一点点,有时是会有新发现的。 上中学后,我们还在继续联络,电话里,我听到改变了一点点的她,时常充斥着银铃般的笑声。

2B铅笔沙沙的与白纸摩擦,琳正坐在考试教室里,赚着她的又一笔巨款...

“你好。”我在桌上放着一只黑色钢笔的先生面前站定,微笑着打着招呼,确定他是不是自己要找的人。

琳长相平平的,小眼睛单眼皮,黑黄色的皮肤 塌陷的颧骨,整天扎着高马尾。除了瘦高瘦高的身材还勉强看的过眼,其他任何部位都没有让人想多看一眼的欲望。琳平时都是沉默寡言的,只穿着那泛黄的白衬衫,安逸的令人害怕。谁让她是个学习怪咖,一个瘦瘦弱弱的女孩子,学起理科来毫不费力,别人做试卷都是动手算到手抽筋,她倒好,两眼一眯脑袋一晃,分分钟勾出整张标准答案。

“噢,你好,是戚小姐吧。”这人将翘起的二郎腿放下,站起身,看向她手中拿的红泥色钢笔,再抬头直视我,笑了起来,笑意直达眼底。“请坐吧。”

这一天,爸爸突然到教室里,拉起正在上课的小琳的手 一股脑儿的往外走 父亲个头不高 拉着1.7的琳总有些违和。父亲要干什么?琳迷茫的看着父亲 不知所措 她不明白平日里沉稳的父亲今日为什么这么冲动,更何况他自己也是自己所在这所学校的化学老师,怎么说拉走就拉走呢?而且还当着同学和另一位化学老师面 多尴尬啊。想也想不明白的琳 不敢再看父亲了 他只是感觉父亲今天很奇怪..

等坐定后我才充满歉意地对他微笑,“对不起,我来晚了。”

父亲开车带琳来到了她们市最好也是最贵的高中面前。她明白了父亲的意思,就像一道圣旨一样,不由得任何的反抗声出现。她看着父亲略微斑白的双鬓与略微弯着的背 她想父亲一定是疯了。他哪里有钱供自己上这所学校上学?可见到校长后琳就明白了,原来自己这个全市第一,早就被各大高校所惦记着了。校长以免除琳一切学杂费成功吸引到了琳爸爸。于是乎,琳便在这个贵族学校,过着一如既往的日子。只不过...这与她所设想的日子,可不太一样。

“噢,没事,我也才到不久,这家咖啡馆氛围不错,是个好地方。”

新同学们个个是出手阔绰的富家子弟,本来这些人对她都是冷眼相看的,毕竟这个女生跟他们不一样。但是在琳入学考试之后,一大批人开始无止境的巴结琳,并提出以一科50块的价钱请求她帮他们及格。琳自己在心里算了一笔账:如果她一场考试帮5个人的话,一共有9科,每个人就是450块,而5个人就是...琳赶忙扶了扶挂在鼻头上的眼镜,吃惊的看着自己的这些同学们。要知道2250块,是她半年的生活费啊!仅仅就凭一次考试而已啊..她就能赚这么多?琳一时慌乱,手里的水杯都没拿好,滑掉了。“考虑怎么样了?我的学神同学?”怀一个手疾眼快接住了小琳的水杯。“成交。”琳定眼看了看他,不敢跟他这种“坏孩子”多说一句,于是又迅速把头扎进题海里去了。

“是啊,我也常常来,每次一来就可以坐一下午。”

怀在期中考试前一天把所有的钱都转给了琳账户上。小琳看了看银行()(),有点茫然无措。

走来的服务员打断了两人的谈话,“先生,小姐,请问你们要点些什么。”

考试这一天到来了。琳像往常一样 两个小时的考试时间琳不到一个小时就全部做完了。接下来,就交给我了。琳紧闭双眼深吸一口气。监考老师的脑袋摇摇晃晃的。就是现在!琳在自己身后 比了比手势,1,剪刀,3,4。不一会儿,选择题答案就全部结束了。正当琳准备将后面的答案写在橡皮上用橡皮套盖住时,她突然发现在卷子上方有两个框框。啊!学校这次为了防止作弊竟然准备了两套卷子....

“给我来一杯卡布奇诺吧,少糖,谢谢。”我微笑着向她点了下头。

这..可如何是好...考试时间还剩下半个小时。坐在她旁边的金主可急了眼,琳借势一看他的正好是第二套卷子。趁着一大批同学交卷子围住了监考老师,琳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跟他换了卷子就开始狂做...汗珠子一股脑的留着,滴到琳的白衬衫上。终于琳在离交卷还有1分钟的时候终于写完了选择跟填空 算起来也能考个及格线以上。琳的手指在背后快速的比划着,又迅速将橡皮擦甩了出去。总算大功告成,琳自顾自的开心着 全然没看到自己身后坐着的正是整日考第二的男生小坚吗。最不想听到的广播站声音还是响起了。“由于琳同学与其旁边的同学传抄答案,被停课回家两周。”

“我要拿铁,少糖,谢谢。”

回到家,琳先开了口。“我赚点钱又怎么了,还不是你自己没能耐,我让同学抄我的我又没抄他们的!我有什么错!”一巴掌下去,琳已泪眼婆娑。父亲只单单的留下一个字,滚。琳明白,自己真的让父亲失望了,自从父亲跟母亲离婚以后,父亲跟琳的生活越来越拮据,可身为班主任的父亲即使是家长跑到家送的红包他都没收回...而自己...

“稍等。”她转身走了。

琳意识到自己的错之所以让父亲如此生气,是因为她的品格 已经被金钱蒙蔽,她变的唯利是图,变的擅长欺骗。她...原来已经如此不堪了。。

“不知戚小姐是做什么工作的呢。”

回到学校参加考试的琳一下子被围了起来,怀一脸恭维劲的跑到琳身旁:我的大小姐啊,上次你受委屈了,这次我们为了弥补你,一科一百好不好。”

那人语气缓缓,笑容浅浅,看得我微怔,随即笑了。“我呀,算是个撰稿人吧,写写稿子的。”

琳笑着看着他说了一个字:“滚。”琳觉得,此刻她才赚了一笔巨款...

“原来是个才女,我倒是个十足的理工男呢。”笑声爽朗,似乎将我带到回忆中去,不由有些出神。

“不知戚小姐对将来有些什么打算。”他望向我,唇角笑意未散。

“我呀,随遇而安,一向没有什么精打细算的本领,也没有什么远大的抱负,活在当下。”我有些不好意思。

服务员上了咖啡,我轻轻地抿了一口。

“你在这个城市呆了多久呢?”他也轻抿了一口手中的咖啡,慢慢放下。

“我大学是在这个城市读的,毕业也就留在这里了,算起来已经8年了。”

“噢。”他挑眉,“我也是在这个城市读了大学又留下来工作的,已经十年了,你是在哪个学校毕业的?”

终于要来了吗,我微攥紧手中的杯子,“C大的,我们学校很漂亮。”

果然他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笑了起来,“看来,我们确实有缘分,你该是我的学妹吧。”

“啊,是吗,学长好。”我甜甜地笑着,装出很意外的样子,心里却已经打起了小鼓,又略微有些失望,他应该已经忘了吧。

对方微挑了眉,笑而不语。接着两人就这个话题谈起了当年的学校生活,我也已经慢慢轻松下来。此次的相亲是个意外,但这个意外却让我又欣喜又紧张。我经常投稿的那家杂志社的编辑潇潇和我是很好的朋友,她们杂志社的老板和他公司的老板又是朋友,杂志社多女生,而他们公司又多男生,平时又都工作忙,都挺多单身的。所以两个老板一合计就搞了个相亲会,而我那朋友编辑偏又把我拉下水,没想到居然会遇上他。他们公司有人做了一个软件,大家把照片和基本信息上传,然后有意思的就自己联系,如此竟还已经成一一两对。我本是被潇潇威逼利诱才上传的,不然她就要提前截我的稿,想想被拼命催稿的场景,所以我还是选择了上传信息,照片是一张远景照,不太看得清脸,就想着敷衍过去,不想一天竟意外让我看到了他的照片。

他选的照片是张不太看得清脸的侧脸,不过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当下便有些欣喜,脸上有些按不住的笑容。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厚着脸皮要求与他交谈,在谈话的小窗口打下“你好”,然后就死盯着屏幕等回复,直到屏幕暗了,也没等到,我的心似乎也随着暗了,不过转念一想觉得他肯定是没看到的,所以当下也就不管了,放在一边。晚上又看了看,还是没回复,第二天看了也没回复,我都要灰心了,人家肯定有很多人约的,怎么会回我呢,于是便没再管。直到第三天下午收到小窗口,“你好”,我盯着仿佛会看出花来,自己傻笑了一阵,才想起要回复,“我们能见一面吗”。问出我便有些后悔了,想着肯定有些唐突了,都没有聊天了解,而且人家肯定以为我是有病的,但想见他的心却似要奔出来一般,无法抑制。过一会就收到他的消息,“可以”。那一晚上我都没睡好,想着见面我该穿什么,怕太隆重又怕太随便,直到天微白我才睡着。我和他约定的是在这个咖啡馆见面,以钢笔做见面的信物,于是便有了今天。

我收回神,发现手中的咖啡已经凉了,可却不想开口说要离开。

“你,怎么都不问问我的情况,不想知道吗。”他浅浅笑着,望着我。

“那个,我,我知道,有关你的我都知道。”最后一句声音小的几乎不可闻,我垂下眼帘,唇角带笑。

那人望着我,示意我继续说下去,我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鼓起勇气。“唐林,今年,嗯,29了吧,生日是3 月28的,大学学的计算机专业,毕业后来到现在的公司工作,家在Y市,家里还有个姐姐···”说到后来看那人绽开的笑脸,眼睛里止不住的笑意,不自觉就停下来了。

“戚瑶,你还真是打听户口来着呀。”说完又笑了起来。

我脸渐渐红了起来,听着那人那么顺口地说出自己的名字,竟更不好意思了。

那人看我渐渐红起的脸,深深看了我一眼,随机又笑了,“戚瑶同学,如今的钢笔还会漏墨吗,还会有人像我一样倒霉吗。”

我一瞬抬起头,原来,他都记得,他记得我。

那是我大二的上学期,在一次校级大课上赶作业,平时都爱用钢笔,但那天钢笔似是出了什么问题,墨出不来,于是就想像儿时那样甩一甩,说不定就出来了,于是一甩,墨真的出来了,但却甩在前面那人背上了,一件黄色T恤,三大点黑色墨迹,那么刺眼,把我脸都给刺红了,但没办法,做错事就得承担责任,于是我红着脸碰了碰前面那人的肩膀,“那个”。

前面那人转过头来,非常干净的一张脸,带着探询地望过来,我脸又红了红,“有什么事吗?”

“那个,很抱歉,我钢笔墨水甩到你衣服上了。”说着指了指他的背。

他望了望我手中的钢笔,然后用手将背上的衣服拽着看了看,叹了口气,我马上低下头,“真的很抱歉,那个,不然一会我跟着你回去,你换下来我帮你洗吧,我一定会给你洗干净的。”

那人望着我的红脸,笑了笑,“算了,我自己洗就是了。”于是就转过去继续做事了。

但我却无法心安,马上上网查了查怎样可以洗干净墨迹,网上说酸奶可以,于是就记在心上,就等着下课了。下课后冲出教室,冲进教学楼旁边的小卖部,买两杯酸奶,在门口张望,看到他和同学走过来,鼓起勇气冲上去,“那个,不好意思,我上网查了下,说酸奶可以方便洗,所以我就买了,给你吧,非常抱歉。”然后塞给他,低着头。却听到他同学在一旁起哄,我不争气地发现自己的脸又红了,不由在心里苦笑。

“那就谢谢你了,看你样子是学妹吧,你叫什么?”他望着我,我抬起头,“戚瑶。”

“戚瑶,你好,我叫唐林,酸奶就谢谢啦,再见。”他摇了摇手中的酸奶然后笑了笑,从旁走了。我就站在原地,脸上的热度还没散去,耳边还听得见他同学的调侃。

后来才发现,有些人一旦见过,就会发现经常都会见面,之后我又碰到过他几回,有时是迎面,有时是我偷偷地看见。对,我暗恋他了。我们迎面碰上会打招呼,但我偷偷看他的时候我是没有勇气上前打招呼的。后来再也没见过他穿那件衣服,该是洗不干净了吧。后来也就再也没在学校见过他了。不过,在第二次遇见他时,他同学在他走后递给我一张纸条,上面有他的QQ号和电话号码,拿张那张纸的手指微烫,那学长的意思是说要我主动一些,我望着他无语地笑了,心里却有些激动。只是后来,我没有勇气打电话,只是悄悄加了他QQ,也没说自己是谁,也没去找他聊过天,而他也是,说不定只把我当个陌生人处理了。后来便在他发的动态中悄悄了解了他,一心也就记下那些信息,在QQ有了点赞功能后也不敢给他点赞,直到今天说出来。留在这个城市也有他的原因,有时,想着自己与他一个城市里生活在遇见不如意时也能有所宽慰,本想就如此放他在心中作一个回忆就好,从未想过会有面对面与他见面的场面,直到现在,内心仍是激动的,却在刚刚听见他说的话的那一刻,愣了。

那人看着对面愣了的人,掩不住笑意,“戚瑶,你好,我是唐林。”

阳光就这么肆无忌惮地照进来,照在那人脸上,光华刺痛了我的眼,眼框竟有些微酸,原来,他还记得我,原来,今天天气那么好。

周围似乎都静了,只留两人面对面笑着,一室温暖。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改变一点点

关键词:

小孩子节作文,写给老母的一段话

都说新一代爱过洋节,所以懒散地跟着爸妈买年货的小辈只盼214情人节的到来。于是,妖艳欲滴的红玫瑰,只溶在口...

详细>>

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因错过而美丽,心灵自由写

世界上装有的东西都曾有或正在错一些火候、人、经历和专门的学业,可是小编却失去了自身毕生最根本的任何时候...

详细>>

初级中学作文,一场逃狱总动员

天哪!瞧着前方那刺眼的大成,作者哑言笔者就好像跌进了万丈深渊,作者以为到温馨的不竭,自身早已的远志都已...

详细>>

试验的那三个事,初三努力初级中学完成学业生

当你以为退步的时候,千万不要舍弃,而是要主动直面,屏绝丧气,重新找到自身的大势。上边我们一块看看那篇《...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