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后悔的一件事,第十七章

日期:2020-03-01编辑作者:儿童文学

童年是甜的,是美的,是快乐的,是值得我们去怀念,默默回忆的,童年时我们可能会发生一些事,有些快乐,有些难过,有些会令你后悔莫及。时间飞逝许许多多童年发生的事可能跟随着时间的步伐慢慢淡忘了,可以有些是是永远望不了的,在每次想起时会笑哪时的自己,慢慢怀念...... 还记得我五岁时天真无邪,活泼开朗一天我要去乡下阿姨家去玩,经过了许多时间后我们以来到了乡下阿姨家,乡下的空气十分晴甜不像城市空气十分浑浊,那天十分晴朗,天空中小鸟吱吱的叫着,它好像是对我打招呼,独自嘻嘻后,我慢慢的又开始感到无聊了,望着天,望着地。不知要干什么?思来想去我想到了阿姨家养的小鸡,便趁妈妈不注意偷偷溜到了小鸡的家园,小鸡看见我后撒腿就跑我怎么追也追不上,经过了几轮猫和老鼠我终于抓住了小鸡,小鸡用力在我手中挣扎,可它它的力气怎会和我比,在深夏太阳的照射下不知不觉的我出了一身臭汗,就想用水把胳膊洗洗擦擦。 我在洗时想到了在夏天这么热,小鸡这么厚的毛,它一定会热的,这是心中冒出了一个想法:我要帮小鸡洗洗澡,妈妈和阿姨知道后一定会表扬我的一想心里就美滋滋的。于是我抓了一只小鸡放在水中它总是用脚想要爬上来,我以为它是在谢谢我便美滋滋的望着它。洗完后小鸡的毛都沾在一起了看起来好吓人,心想一会就好了,便没在意。 再过一会儿,妈妈和阿姨回来了。我高兴的告诉妈妈我帮小鸡洗澡的事妈妈没有表扬我只是窝着肚子哈哈大笑对我说:小鸡不能洗澡,洗澡后小鸡会死掉的。听后我是分后悔极了,几天后小鸡死了,我特别伤心。 以后我才知道, 小鸡会冻死的.因为他们不需要洗澡.他的羽毛会随着一天天长大而退掉长新的.刚出世的小鸡对外界温度还不能很好的适应.你给它洗澡让它处于冷热交加的境地.它一下子适应不过来的,所以就死了。这件事我知道了万事不能逞强。 六年级:陈可心

(本文涉及的人物、场景、故事情节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深夜,偶然 看到了这样一句话:

王丽文住院了。

我们杜撰了无数个黄昏,幻想来自,一只爬出耳廓的飞蛾

心脏检查的结果好象没有太大的问题,但医生建议住院,做一套全身检查。

    电脑上的光打在我的脸庞上,桌角边的茶杯散出这个季节的幽然芬芳,这么多年来,我生活过的地方,充满我的幻想,即便它未曾实现,可是它带给我的,是孤身一人,在寂寞的长巷迎着街灯走下的勇气。

这两天,茜茜在医院专职陪护着妈妈。

最初的幻想,是在六七岁那年

爸爸每天过来一次,来了就坐在病床边唉声叹气。妈妈说不想看到他,所以每次都是茜茜劝爸爸放心,回去休息。

这个时候便开始,望着黑板出神。

王丽文住院,除了做各种检查,就是卧床休息。

老师则是在教幼儿园的小朋友一般,一遍遍的教我们朗读。只要有人读的好,总会被老师表扬

开始,心里还不适应,操心着工作上的事。后来,单位领导来看她,要她安心检查治病,告诉说工作都安排好了,她才放下心来。

那时年纪小啊,凡是被老师表扬过的人,总是能得到大家的羡慕和垂青。老师认为好的,就连爸爸妈妈都不能反驳,老师认为听话的孩子,大家总会围着他一起玩,而那些被老师认为愚蠢和不听话的孩子,就会被欺负,被孤立,往往那些站出来主持公道的,也会被连同一起受到大家的叱责。

茜茜笑妈妈是劳碌命。王丽文也知道自己是做惯了,被完全卧床,就无所适从。


王丽文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茜茜挤着妈妈,躺在病床一头玩手机。

 有时候回想起,竟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六七岁的孩子,怎么会懂这么多?孩子,难道不是天真善良,纯洁美好的吗,可是,我后来才知道,当时的我其实什么都懂。懂得悲伤的时候躲在角落里,懂得在爸爸妈妈的争吵中隐藏自己,懂得如何一个人在夜里行走,懂得怎么假装快乐,假装幸福。

王丽文在窄窄的病床上尽量把身子挪到床边,让茜茜躺得舒服些。


什么时候那个在妈妈怀里抱着的女儿,就长大成占一大半床位的大人了?

   每每课上,我总会望着学门口人山人海发呆,盼望着有一天妈妈会出现在那里,拿着我爱吃的雪糕,等着我放学回家。可是,这总归是盼望啊,和同学一同走出校门,就看到面容姣好的阿姨微笑着拉着同学的手,对我会心一笑,甜美的嗓音对我说:“妈妈还没来吗,要不要来阿姨家吃饭?”我慌忙低下了头,轻轻摇了摇头:“我妈妈会来的,只是...她. ..还没到,她一定会来的,因为,这是我第一天上学啊。”说完,我露出欣然的微笑。我相信她一定会来。

茜茜不玩手机的时候,就找话题和妈妈聊天。

所以,那一天,我坐在台阶上,默默地等着,很乖很听话。只是看着一个个男孩女孩被爸爸妈妈送走,还望见一大家子护送孩子回家,那些种种热闹的场面时不时在我的心底划着几刀。

“妈妈,还记得吧,以前我和你,还有小姨一起到南山公园去爬山,那时我们自己带着水和馒头,一去就是一天。一面爬山一面成语接龙,我经常赢,好得意咧,现在想起来,肯定是你们让我的。”

 我不知道为什么,难过极了,心里真的好难受,耳边不停嗡嗡直响,我只能抓着拳,任凭手指陷进我的手心,咬着唇,隐忍的眼中滚烫的泪,唯有这样,才能让身体的痛让我暂时忘记心底的痛楚。我很乖很听话,一直等着

“是呀,我们不让你,你会那么勤奋地去背大量的成语吗?”

 等到校门关了,我不得已蹲在地上等候,等到黄昏撒在地上,等到路灯开启,等到那一条长长的街只剩下我孤单而矮小的影子。

“你四年级想参加写作班,那时培训费一期200元,就是我半个月工资。不过,你很争气哦,第一篇文章你还记得吗?我记得是一首小诗,叫《小草,发芽吧》。黄老师还帮你投稿到《小溪流》杂志登了。


后来你是一鼓作气写了好多篇,《小溪流》杂志登了几篇,更多的登在日报副刊上,我们单位里的人,还以为都是你爸爸帮你修改后登的关系文章。

我知道家里人一定很着急

后来你又参加过奥数班学习,拿了一等奖。

其实

我还曾经受你们班主任郝老师的邀请,开家长会时,上台去介绍育儿经验呢。”王丽文呵呵笑着回忆。

他们并不着急

“你小的时候可是我们的骄傲,那时我的生活,有你才有了些快乐。”

因为他们从来不担心

“难道,除了我,你就没有其他快乐的事啦?”

我一个女孩子

“那来那么多快乐的事?你爸爸一天到晚不着家,乡下的亲戚来来往往,爷爷奶奶经常来信要钱,你姑姑和小叔都要我们负担……唉哟,都不知道那些日子是怎么过来的。”

他们担心的,从来都只是弟弟而已啊

“是啊,以前我们家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乡下客人?爸爸不在家,都是你接待的。我现在很难想像,我如果是你,会不会受得了?”

无论我的眼底是否充满泪光

“这可不是你受不了就可以不受的事。”

无论在这条街上,那个女孩多么渴望有一个家,温暖,安心。没有谩骂,没有争吵。

王丽文回想起,从结婚开始,带着2个妹妹和小弟读书,家里不仅没有钱补贴,相反,父母没钱了,手伸过来你就得想办法给,身上没有就得去借;

我幻想着有一个温暖的家

小弟的工作必须为他找,估计找不到也得他们养着;

  每年如一日的盼望

乡下堂、表亲各家看病的、读书的、找工作的都找来,在他们这里走马灯似的来来去去;

  转眼间,我十五岁了

每到过年,就得给乡里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叔叔伯伯、舅舅舅妈等七八个老人买礼物;……获得帮助的,自然笑逐颜开,没帮上忙的,在乡下就会说很多不中听的话。

 我的五官也渐渐长开了,变得亭亭玉立,和同龄的女孩子站在一起,也让人觉得别有风味。

“唉,做了好多吃力不讨好的事。”

  我也开始不再像小时候那样渴望亲情,受到网络电视剧的影响,渐渐的憧憬美好的爱情。

这三十年,她如此奉献,谁表扬过她?


没有!

  秋衣浓浓,坐在教室靠窗边的位置,每日晨起,阳光斜斜地从地平线上缓缓的照进来,空气中晃着松松散散的灰尘,落在桌椅上。

公公婆婆没说过,连俩个妹妹和小弟,都没一个说过感激的话,他们认为这都是理所当然吧?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是不是曾经有过表扬或感激?她不知道,可能都只对着赵洪明说去了吧?

  因为,只要透过窗边,就能看到你啊

她做了那么多,赵洪明家里的人,乡下的亲戚们或许是完全把她屏蔽掉,只认赵洪明,如果说有功劳那也会归他而不是她。

  我常常托着腮,透过窗,朦朦胧胧的望着你的侧颜出神,不舍移开

王丽文突然觉得,自己嫁给赵洪明这将近三十年的日子,太苦了!也太委屈了!

 看着你时,是月光,不看着你时,是夕阳。

茜茜不能体会妈妈的委屈,但她知道妈妈过去对乡下人的奉献和担当。因为从小她看到她们家里,好象就是乡下人的驿站似的,认识的、不认识的人在家里来来往往,来吃的,来住的,一拨又一拨。

  脑海里幻想着十年,甚至是五十年以后的海边金沙滩上,阳光懒懒的撒在我们的身上,发出淡淡的光芒,我们互相搀扶着,一起慢慢变老,慢慢死去。

妈妈总是很节俭的过日子。因为那些年里,向他们家伸手要钱的人,不仅有爷爷奶奶,还有姑姑、小叔和一些讲不清是什么关系的人。

 是的,中学这漫长的岁月,我沉浸在幻想中,无法自拔,这几年来,我将能和你做的一切在我的幻想中全都做了一遍,不知不觉,便和你牵着手过完了余生的岁月。

“妈妈,不要难过,那些苦日子已经过去了。”茜茜安慰妈妈。

 而且,岁月像是给我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我还没来得及在月光下和他一起散步,他就已经和别人十指相扣,共进晚餐。

“是呀,现在好多了。只是你和马克还是要有节省过日子的打算才好,你们赚钱不少,怎么还是月月光呢?你爸爸很看不惯你们哪,今朝有酒今朝醉,我也觉得不好。世事难料啊,谁知道天灾人祸什么时候会来呢?”

那时的秋季萧瑟,落叶归尽,我幻想着能有一个可以依赖的人

“我觉得我如今这种消费方式,也是因为小时候的生活太苦造成的。”

  只是,那个人一直不是你

“这话是怎么说的?”王丽文奇怪,不应该是从小就培养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的吗?


“你想呀,小时候我就知道我们家里很困难,有很多想要的、想看的、想吃的,都不敢提要求,没能满足心里总还是缺了一块。如今有点钱,我就先满足我自己想要的、想看的、想吃的,所以成了热爱旅游的人,对一切美食、时尚衣装一律来者不拒。”

  爱情最怕的,还是时间

“哟,这么分析也有道理,那就是爸爸妈妈的错了,没能给你一个物质充裕的童年。”


王丽文想到过去的节俭只帮了没有回报的乡下人,却委屈了自己的孩子,更觉得自己的付出用错了地方,太不值得了!

 在那几年,不断的用学习来使自己忘记那些伤痛,慢慢地才发现,当你沉浸在一件事物中到了极点,就开始与这个世界脱节。

几十年过去了,才有检讨和反省,迟是迟了些,但至少自己清醒了。


其实,也不能说过去不清醒,只是觉得嫁给这个人,就要和他一起同甘共苦,接受他的一切,包括家庭负担。

于是,我开始一个人

赵洪明的家庭负担明摆着:父母都是农民,曾经生养有6个孩子。赵洪明是老大,下面四个妹妹,小弟是么儿。虽然大妹二妹在那缺医少药的年代,只活了三、四岁就夭折了,但后面的两个妹妹和小弟都是他背大的。小弟更是父母的宝贝,过去乡下物质条件差,但还是尽量地娇生惯养。

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听音乐,一个人学习,一个人走在铺满落叶的长廊。

父母没文化,对子女只要求着帮助干家务、干农活。赵洪明是长子,自然从小就知道把家庭的重担挑起来。


赵洪明是家里最出息的人,上了大学,当了记者,是父母和家族的骄傲,那么多亲戚、乡邻需要他的帮助,他也必须做好,不管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

 以至于,在后来的岁月里,途径学院的丛林,便也再也没有了青春时那份小小的悸动

“他们不靠我靠谁呢?”——赵洪明以前经常说。


到如今,他老了,仍然习惯着要负担父母以及家族里的事务,即使他没有这个能力,但他是家里的老大,他还是会去做的。

 

可是,如今他们也是过了50奔60的人了,王丽文已经不愿意再和他一起去承担了。

走在乡间小路上,周围的吹来树叶的声音,真好听。

除了赡养父母,弟妹们都早已各立门户,许多事都不是他们的责任,许多事也不是他们力所能及的了。

是啊,这一生我没有体会到亲情,没有体会到爱情,就要这样慢慢离去。

王丽文在心里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但她对着茜茜,是不能说出来的。

而我的幻想也依然还在:

》》》》》》

夜晚,星空璀璨,天际划过几米的流星,那一片松松软软草地上,有一幢小小的木屋,里面充满着欢声笑语,孩子们的打闹,长辈们的寒暄,少女们满眼憧憬的望向远方,男孩们打着手游,越发激动着。

晚风徐来,我坐在荡秋千上,嚼着糖,迎着扑面而来的清风,同他们相视一笑。

病房外传来嘈杂的声响,接着门被推开了。

“喂、喂、喂,我们王老师怎么到这种地方来报到了呢?我们一直认为你是“铁人”呢。”胖胖的巧子、秀气的月玲、高挑的二桂鱼贯而入,带来一阵嘻嘻哈哈。

这几个都是她在三中时的同事,好友。以前她们被其他老师告诫,说她们组成“四人帮”啦,要注意影响。她们才不在意呢。

当初王丽文嫁了个记者,大家都说她嫁得最好。现在回头来看,她们三位全都比她嫁得好。

巧子当初的老公是农科所一名技术人员,现在是一个休闲农庄的老板,农庄里除了杨梅园,还有桔园和花圃。

月玲嫁的是一名军官,后转业安排在政府机关,现在她的丈夫是市里的一个局长。

二桂嘛,老公本是市歌舞剧团的一名演员,后自己拉扯了几个人,编剧演出获了奖,现在是小有名气的编剧,经常和一些被网络八卦的大剧组有业务往来。

只有王丽文,老公还是那个记者,只是再也没有了光环。

她们四人中只有巧子还在学校,她也一直是四人中的招集者。

其他的都调出或是改行了,她们在不同的单位,关系更好了,因为大家可以放心地在一起议论自己在单位的人或事,成了相互倾诉的好朋友。

大家在病房里叽叽呱呱。好在同病房的病人都觉得很无聊,也不反感这欢快的热闹。

茜茜赶紧到楼下小卖部,给各位阿姨买了简易咖啡,让她们在病房里也能营造出在咖啡馆里的氛围。

大家围着茜茜东问西问:“什么时候生宝宝啊?”“又到了哪个国家旅游呀?”“现在最时髦的流行色是什么?”“什么时候也给我们这几个老太婆拍个VCR?”⋯⋯

王丽文被凉在一边,但她很得意地看着茜茜一一回答阿姨们的问题。

茜茜答应,明年春天到巧子家的花圃,为阿姨们拍一组美美照片。大家就很高兴,直夸奖茜茜是阿姨们的贴心人。

巧子现场就约定,下周日到她家的农家乐,吃土鸡。

王丽文生病了需要营养,这就是理由!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后悔的一件事,第十七章

关键词:

硕士毕业留言,难忘小学生活

光阴过的真快,一晃眼,五年的光景就要像云烟相似的过去了,小编将要毕业了。小学的活着是何其令人神往而依依...

详细>>

自家爱山区的伏季,子涵整理于2018

我的家在山区,我从小就和山生活在一起。我爱山上的树木竹林,野花香草:我爱山涧的泠泠泉水。我更爱山区一年...

详细>>

小编眼中的诞生地,赏心悦目标衡水

时光飞逝,我不在家乡已有两年,而现在,我正在前往江苏的飞机上,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徐徐微风,我的心情好...

详细>>

节日欢喜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母爱的馥郁

阿妈是富贵人家最为依赖的职员,她也是有她的回顾日,那么,大家来拜访幼园的毛孩(máo hái卡塔尔(قطر‎子是怎么...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