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克和贝塔全传

日期:2019-05-17编辑作者:儿童文学

瘦子威胁舒克;

舒克和贝塔撕毁合同书;

提包救了舒克和贝塔;

  雷雷和舒克、贝塔交谈;

  胖子和瘦子略施小计;

  半夜里发生的事;

  猫来了 

  舒克和贝塔再次遇难 

  舒克和贝塔对世界失去信心 

  “你们订的遥控汽车是假的!”贝塔在玻璃杯里冲胖子和瘦子大喊。

  小个子把车门封死,然后将汽车塞进床头柜锁上。

  舒克和贝塔进的这间屋子黑着灯。他们钻到床底下。

  “现在什么不是假的?”瘦子反问贝塔。

  汽车里一片黑暗。

  走廊里一阵喧嚣。

  “大惊小怪!”胖子笑笑,“假药,假酒,还少吗?你说玩具汽车是假的,又害不了人命,有什么关系?”

  舒克打开车灯。

  猫嗅到了舒克和贝塔藏匿的房间门口。

  舒克和贝塔愣了,他们感到人和老鼠差不多,一个层次。

  “这家伙真坏,坑人。”舒克咬牙切齿。

  “在这儿!”瘦子断定。

  房间门开了,一个六岁左右的男孩子跑进来。

  “咱们得治治他。”贝塔掏出伞刀。

  胖子敲门。

  “雷雷,看爸爸抓了只什么?”瘦子叫儿子过来。

  “把玻璃扎碎。”贝塔说。

  “找谁?”一个女人的声音从舒克和叭塔躲藏的床上发出。

  雷雷跑到桌子前一看,乐了。

  玻璃碎了。

  “您的房间有老鼠!”瘦子说。

  “穿衣服的小老鼠!”雷雷兴奋了。

  舒克爬出汽车。

  “老鼠?!”女人吓了一跳,从床上蹦起来,下地开灯。

  “还会说话呢!”胖子说。

  “当心玻璃碴。”舒克提醒贝塔。

  “快躲进她的提包里!”舒克看见了靠在衣柜旁边的提包。

  “会说话?!”雷雷不信。

  贝塔也从车里钻出来。

  趁女人开门的机会,舒克和贝塔钻进提包。

  “说句话!”瘦子冲舒克说。

  床头柜下边有一道缝儿,舒克试了试,太窄。

  猫冲进房间,在地上嗅着。它清楚老鼠就在屋里。

  舒克不说。

  舒克和贝塔一起用刀扩张那条缝儿。

  “对不起,除害嘛!”胖子冲女人笑笑。

  “爸爸骗人!”雷雷给爸爸定性。

  “行了。”贝塔收起刀,先钻出去。

  “没关系,我最怕老鼠,也最讨厌老鼠。”女人不介意。

  “你他妈说不说?”瘦子不能背这个黑锅,他一捋袖子,指着舒克骂道。

  舒克紧跟着钻出去。

  猫在床底下折腾了一阵,又跑出来,停在提包旁边。

  “你不说?我倒上汽油点了你!”胖子加强攻势。

  房间里没人,小个子大概吃饭去了。

  猫围着提包绕了一圈。

  舒克打了个哆嗦。

  “把他订的合同都给撕了。”舒克说。

  “在提包里!”瘦子说。

  “别吓唬它们。”雷雷不满了。

  “太应该了。”贝塔说完爬上小个子的公文包。

  女人的脸色变了,她怕别人开她的提包。

  “雷雷,你在这儿看着它们,我们出去一下。”瘦子对儿子说。

  公文包里是满满一包合同书,舒克和贝塔连撕带咬,合同书都粉身碎骨。

  “不可能!这提包一直关着。”女人反对。

  “去干吗?”雷雷问。

  “还应该去告诉那些订货的人,别上当。”舒克提议。

  “打开看看?”胖子征求女人的意见。

  “小孩子不懂。”瘦子拍拍儿子的头,然后和胖子嘀咕了几句什么,两人出去了。

  “走!”贝塔同意。

  “不行。”女人不干。

  舒克听见了。瘦子说,既然汽车是假的,咱们订了不少,就应该敲小个子一下,让他给什么“回扣”。

  舒克和贝塔从门缝儿底下钻到走廊上。这是一座旅馆,被参加玩具博览订货会的人包下了。

  瘦子看看胖子,耸耸肩,无可奈何。

  雷雷趴在桌子旁,盯着舒克和贝塔看。

  “咱们到每个房间去说。”贝塔提议。

  “还找吗?”女人问。

  “你们真会说话吗?”雷雷问。

  “行。”舒克同意。

  “算啦。”瘦子看了提包一眼,悻悻地说。

  贝塔点点头。

  他们钻进第一个房间。

  胖子抱起大猫。

  雷雷惊讶了,瞪大了眼睛。

  房间里两个人在煮方便面。

  他们走了。

  “你们怎么还穿着衣服?”雷雷问。

  “今天那遥控汽车不错,我订了五千辆。”胖子说。

  舒克和贝塔在提包里松了一口气。

  舒克觉得这个孩子的眼睛挺善良,决定和他谈谈。

  “我那儿子见了就不走了,我也订了不少。”瘦子说。

  “也不知这包里装的是什么?”贝塔看着一个个纸包说。

  “我是飞行员舒克,他是坦克兵贝塔。”舒克说,“我们是偶然来到这个展览会的……”

  “那车质量不好,你们受骗了!”舒克大声说。

  “反正它们救了咱们。”舒克说。

  舒克把事情的经过讲给雷雷昕。

  胖子和瘦子吓了一跳,看看门,关着。

  “咱们在这里睡会儿,夜里再溜。”贝塔把身体挤进两个纸包中间。

  “我爸爸这么坏?”雷雷站起来。

  胖子看看瘦子。瘦子看看胖子。

  “行。”舒克也选择了一个舒适的位置,睡了。

  舒克和贝塔看到了希望。

  “你们上当了。”贝塔大喊一声。

  半夜,一阵晃动惊醒了舒克和贝塔。

  “我放你们走!”雷雷掀开了两只玻璃杯。

  胖子和瘦子往地上一看,两只老鼠。

  提包被拉开了。一道刺眼的亮光射进提包里。

  舒克和贝塔没想到瘦子生了这么个好儿子。真怪。

  闹鬼了!

  舒克和贝塔忙往里躲。

  “谢谢你。”舒克说。

  胖子壮着胆问:“你们怎么知道?”

  纸包一个一个被拿出去了。

  “再见!咱们还能见面吗?”看得出,雷雷舍不得和两只小老鼠分手。

  舒克把经过说了一遍。

  跟看无处躲藏了,舒克和贝塔钻进了最后一个纸包。纸包里有一股令人窒息的气味。舒克想吐。贝塔捂着鼻子。

  “能见着!”贝塔说。

  胖子冲瘦子使个眼色,瘦子领会了胖子的意图,他朝门口走去。

  最后一个纸包被拿出提包,放在床上。

  门外传来脚步声。

  舒克和贝塔的退路被堵死了。他俩还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

  舒克探头一看,女人坐在床上,数着大把大把的钱。

  “快躲到门后去!”雷雷说。

  “感谢你们来报信。”胖子蹲下来对舒克和贝塔说。

  提前睡觉,半夜点钱。舒克觉得这个世界被弄得充满了小家子气。

  舒克和贝塔藏到门后。

  一条枕巾从天而降,扣住了舒克和贝塔。

  “你看她脸上。”贝塔小声对舒克说。

  瘦子、胖子和小个子推门进来。

  瘦子得意极了,大叫:“抓住了!抓住了!”

  女人的脸上有哲学,有希望,有恐惧,有快感,有一切——当她数大把大把的钱的时候。

  “老鼠呢?”瘦了一眼看见玻璃杯里的老鼠没了。

  “放哪儿?”胖子问。

  随着她的手指的移动,嘴唇的张合,舒克和贝塔对这个世界渐渐失去了信心。

  舒克和贝塔趁机溜出门外。他们听见“啪”的一记耳光。紧接着是雷雷的哭声。

  “扣在玻璃杯里,一个杯子里一只。”瘦了说。

  “活着太难了。”舒克说。

  脚步声。

  舒克和贝塔被分别扣在两只玻璃杯里,他们不明白这两个人于吗来这一手。

  “是。”贝塔同意。

  “快进这个房间,他们追出来了!”贝塔拉了舒克一把,他们钻进临近的一个房间。

  胖子和瘦子像看天外来客似地看舒克和贝塔。

  他们想起了像海盗那样的同胞的霸占欲,想起了白路国王,想起了冷饮店的老板,还有小个子、胖子、瘦子……

  “跑不了,你快去餐厅把那只大猫抱来。我在这儿守着!”瘦子怒气冲冲地对胖子说。

  “你说会说话的老鼠值多少钱?”胖子直接进人问题的实质。

  再加上这纸包里钞票的气味儿。

  小个子在一旁幸灾乐祸,当然他也希望抓住舒克和贝塔,出出气。

  “少不了。”瘦子说。

  “咱们走吧。”贝塔说。

  猫来了。 

  “咱们一人一只,怎么样?”胖子斜眼看瘦子。

  “去哪儿?”舒克无精打采。

  瘦子点点头,没吭声。

  “太空。”

  舒克看着被关在对面杯子里的贝塔苦笑。   

  “太空!怎么去?”

  “我看见博览会上有宇宙飞船。”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舒克和贝塔全传

关键词:

别糊弄大家,作者半夏娘姐Clara

“孩子这会儿是睡着的呀!一个人什么时候才睡觉?夜晚!”小姐姐说的从来都是正确的,不容置疑的。 “那是当然...

详细>>

温迪的故事,小飞侠彼得潘

当其余的孩子拿着火器从树洞里跳出来的时候,糊涂的图图,几乎以胜利者的态度站立在温迪身边。 礁湖上的交锋的...

详细>>

舒克和贝塔全传

舒克不敢写《丑陋的老鼠》那本书; 动物学家和帮手决定继续学先进; 人类的反馈竟然; 贝塔天天要赞叹旁人1遍以...

详细>>

【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Smart说的话,Tom的清晨庄

在花园门外狂敲猛砸了一阵未来,汤姆靠倒在门上,哭得喘可是气来。他听到里面老爷钟冷冰冰地敲打着时光,楼上...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