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糊弄大家,作者半夏娘姐Clara

日期:2019-05-17编辑作者:儿童文学

  “孩子这会儿是睡着的呀!一个人什么时候才睡觉?夜晚!”小姐姐说的从来都是正确的,不容置疑的。  

  “那是当然,”小姐姐说道,“这个还用问吗!”说这话时她笑了,就好像她一开始就知道这一切似的。其实这是托尼叔叔说的。他说这些时我就在场。  

  他的名字叫托尼,长这样一副模样:(原图缺)  

  “马上你就会看到的。”  

  一个礼拜以后,托尼叔叔的夫人出院回家了。她又像我们希望的那样变苗条了。托尼叔叔抱着小宝贝洋洋得意地走在她身边,就好像这孩子不是在她的,而是在他的肚子里长大的似的。

  克拉拉说,她比我更喜欢托尼叔叔,说这话的时候,她总是尽力张开两条手臂,好像要拥抱他似的。  

  托尼叔叔只是笑了笑,摇了摇头,就坐到一旁读他的报纸去了。  

  “她不在家,”克拉拉说道,“她今天从早到晚都在外面。”  

  我和克拉拉非常喜欢他。  

  小苏珊娜现在长大了许多,皮肤也不像从前那么红,那么多褶皱了。小姐姐凑在我耳畔轻轻地说:“瞧,苏珊娜的变化多大!我们继续给她用面霜,她一定会成为我们这条街最最漂亮的女孩子!”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早上好!托尼叔叔!”他像往常一样笑了,给了我们一人一欧元,我们拿着钱跑下楼,奔向街角。  

  “那不就结了!”克拉拉说道,“假如是个男孩,那没什么要紧,可她是个姑娘啊,小姑娘怎么能又红又皱呢?看起来像个熟过了头的西红柿似的。”  

  托尼叔叔,不,准确地说应该是他的太太,终于等来了小宝贝!一个可爱得不得了的小宝贝!  

  每当我们两个见到托尼叔叔的时候,他就会给我俩一人一个欧元,克拉拉一个,我一个。一下子拿到这么多钱,真是让人高兴。我们就拿着钱跑去买冰淇淋。每次托尼叔叔来我们家,我们就开心得什么似的。平日里,我们见天问妈妈:“妈妈,托尼叔叔什么时候才来咱们家呀?”  

  “给你?你疯了吗?”  

  就在这当儿,门铃响了,正是弗罗拉婶婶。她一来二话没说就开始打扫卫生间。我和小姐姐悄悄地跟在她的身后。“弗罗拉婶婶,”克拉拉开腔了,“弗罗拉婶婶,我俩有事想问问你。”  

  “没关系,我们等!”克拉拉态度坚决地说,“他总会回来的。”  

  “怎么会可怜呢?瞧她睡觉的儿童车,多么漂亮!”  

  “才不是呢!”小姐姐说,“她没炸,她今天有小宝贝了。”  

  “早晨好!托尼叔叔!”他微笑着,给了我们每人一欧元,我们咚咚地跑下楼梯,跑到街角去买冰淇淋。  

  说完,克拉拉就跑回家去了。不过她一会儿就回到了游戏场,我看见她的裤子口袋里有什么鼓鼓囊囊的。  

  “可不是吗,可不是吗,”弗罗拉婶婶顿感轻松地点点头,“要孩子的人就到商场去买,那里的货架上多的是,挑一个就是了。”  

  克拉拉和我有一个叔叔。  

  “可是现在是白天啊!”我说。  

  “孩子是从,从哪里,生,生出来的?”她结巴起来,“难道你们就没有别的问题好问吗?”  

  我们飞快地跑到我们的房间,取出各自的猪形储蓄罐,把它们打碎了!里面是我们积蓄好久的钱!我们捧着钱顺着楼梯咚咚地跑上去。站在托尼叔叔的门前,我俩上气不接下气地按着门铃。  

  “她一直这么红红的皱皱的,”小姐姐恼火地说,“老这样下去,将来她会嫁不出去的!”  

  我正想安慰托尼叔叔几句,让他别为爆了肚子的太太过于悲伤,以后可以找一个更好更苗条的。可就在这时候托尼叔叔在电话那头快活地叫道:“孩子们,我有小宝贝了!是个女儿!取名苏珊娜,在医院里出生,重九磅!”  

  托尼叔叔打开门:“孩子们,你们还想要什么?”  

  “只有女人才用面霜,”克拉拉说道,“遗憾,你是个男的。”  

  “弗罗拉婶婶,小孩子究竟是从哪里生出来的?”  

  克拉拉和我垂着脑袋下楼。我们默默无语,都在思考着什么。忽然克拉拉说:“知道吗?我要打碎我的储蓄罐。”  

  托尼叔叔的刚刚出生的小宝贝苏珊娜真怪,她的皮肤怎么会那么红呢?脸上怎会有那么多褶皱呢?每当托尼叔叔用儿童车把熟睡中的苏珊娜推到儿童游戏场的空地上晒太阳时,我和小姐姐都迷惑不解地打量着她。  

  就在这时,我们突然看到两个救护员用担架抬着托尼叔叔的妻子朝救护车走去。托尼叔叔一脸紧张不安的神色,跟在担架后面。  

  话一说完,我和小姐姐转身就跑下了楼。

  克拉拉说得有道理,可是对此我们能做些什么呢?  

  “肯定是有人生病了,”克拉拉说道,“救护车是来接病人的。”  

  “什么也不要!”我俩二话没说,把各自的钱塞到托尼叔叔的手里。  

  “妈妈的晚霜。”她说道。  

  小姐姐突然不说话了,她打量着弗罗拉婶婶,就像猫审视着就要被自己吞下去的鸟儿似的。  

  我呢,为了表示我的爱,也尽可能地张开双臂。可是我的个子比小姐姐矮,手臂也没有她长,总显得我爱得没她深似的,这让我好恼火。其实,小姐姐喜欢托尼叔叔,不过是喜欢他的钱罢了,这我知道。  

  “今天就这样了,”克拉拉说道,“已经足够了。”  

  “怎么不用问?”我反驳道,“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比如弗罗拉婶婶就不知道小宝贝是从哪儿来的。就因为不知道,她的脸都涨得通红通红的,最后她说,小宝贝是从商场买来的。”  

  这下可好了!托尼叔叔就住在我们楼里了!这一天晚上,我和小姐姐都乐得睡不着觉。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餐,我俩就奔上楼去。  

  “你会给我也搽面霜吗?”我问。  

  这个克拉拉,近来她常常在我面前这样笑!  

  遗憾的是,他一个礼拜才来一回。  

  我叹了口气,然后悄无声息地把苏珊娜睡大觉的儿童车推到屋后的花园里。克拉拉打开面霜盒子,先给自己涂抹了一番,然后给苏珊娜细细地涂抹起来。  

  “还有呢?”小姐姐狡黠地说,“还有的是从卷心菜里长出来的,喏,圆鼓鼓的就像球似的,四面八方包着菜叶子。”  

  有一次,当我们再问起妈妈这事的时候,妈妈说道:“你们马上就可以每天都见到托尼叔叔了,他在我们这栋楼的五楼租了一个房间,很快就要搬过来住了。”  

  “我也看到了。”  

  “你有把握吗,克拉拉?这小宝贝真的在她妈妈的肚子里待过?”  

  收拾好房间以后,他又给了我们每人一欧元。  

  “当然可以,”克拉拉说道,“我每天都搽香香的。”克拉拉偷偷地使用妈妈的各种化妆品和护肤霜,这是我早就知道的秘密。  

  “绝不吹牛!”  

  我和小姐姐坐在他门前等啊等啊,还是没能等到他。真丧气。  

  小姐姐和我失望地对看了一眼。“从现在起我得亲手管一管这件事了。”克拉拉态度坚决地说。  

  那天早晨,克拉拉和我正在家里等着钟点工弗罗拉婶婶来家打扫卫生。突然一辆救护车开到楼前,呜哇呜哇地拉着长笛。我和克拉拉马上把鼻子贴在窗户玻璃上朝下看。小姐姐和我特别喜欢警车和救护车,怪叫的警笛,闪烁的蓝光,要多神气有多神气,长大了我一定要弄一辆来开开。  

  天!这可是一个好消息!等啊等,好不容易等到了搬家的这一天。我和克拉拉帮着托尼叔叔往房间里搬书。托尼叔叔是大学生,他的书可多了。他每天都在学习,都在读书,日后他肯定会变得特聪明特聪明。  

  “你可以这样做吗?”  

  “她的肚子爆开了,”我断言道,“最近这些天她的腰身更粗了,昨天我还在楼道里看到她来着,当时我就想,她坚持不了多久了,要炸了,喏,今天就出事了!”  

  再往下是星期六的早晨,我和克拉拉又上五楼:“早上好,托尼叔叔!”  

  “把这些告诉托尼叔叔。”我建议道。  

  我的天!这个消息把我们乐坏了。克拉拉立即从厨房里搬来了台秤。她往上搁了满满两大瓶啤酒,外加所有能找到的马铃薯,还有她的大洋娃娃,直到我们再添上一根大胡萝卜,指针才指着九磅。“瞧瞧!”小姐姐兴奋地说,“托尼叔叔的小宝贝有这么重。”  

  第三天一早我们又去了。足足按了半小时的门铃也没有人来给我们开门。邻居购物回来,告诉我们说,托尼叔叔一清早就到学校去了。  

  “你现在打算干什么?”我问。  

  “真不容易,”克拉拉深有体会地对我说道,“要让一个五十岁的人明白这些真不容易,说清楚这类事情真得有些方法才行。”  

  我应声说道:“我也一样!”  

  小姐姐私下对我说:“这孩子真可怜。”  

  “有什么事儿吗?”弗罗拉婶婶问道,“你们还是快回自己的房间去吧,别妨碍我干活。”  

  再下一个早晨我们告诫自个儿,一定要起个大早去见他。这回对了,他还没走呢。  

  “你拿什么过来了?”  

  “全是瞎编!”克拉拉猛地叫了起来,“如果你不知道孩子打哪儿来,弗罗拉婶婶,那我可以告诉你,他不是长在菜园的卷心菜里,而是长在妈妈的肚子里!就像托尼叔叔的小宝贝似的!他的太太今天就生了一个小孩子,九磅重!”  

  “早上好!”托尼叔叔说道,这回他的脸上没了笑容,“孩子们,你们知道吗,今天我没有钱。对不起了。”  

  接着,她把面霜盒子放进口袋,飞快地跑回家去。为了不让妈妈发现,她要尽快物归原处。就这样,我们每天都想方设法把儿童车推到屋后面去给她搽面霜,除去刮风下雨的日子。我们的秘密没被任何人发现。只有妈妈时常奇怪地问:“我节省着用的好贵好贵的面霜怎么消耗得这么快呢?瞧瞧,我又得买一盒新的了!孩子们,你们没有搽我的面霜吧?”  

  “那好,我们再去问她!”  

  “这些是给你的,托尼叔叔!好多欧元呢!这样你今天就可以用它来买东西了!”  

  “给苏珊娜抹晚霜。”  

  “对对,有一些是从商场买的,有一些是送子仙鹤送来的。”弗罗拉婶婶已经开始出汗了。  

  我正在怀疑她是否真的拿来了晚霜的时候,克拉拉已经把一个圆圆的盒子掏了出来。“晚──—霜──—”她对着盒子上的字读道,“喏,我把妈妈的晚霜带来了。这孩子现在睡着了,如果她是醒着的,那我就会拿日霜来。睡着了的孩子是应该搽晚霜的。”  

  “你们的妈妈回来肯定要问,怎么到现在还没搞好卫生啊?”弗罗拉婶婶的脸越发通红了,“那我就老实告诉她,就因为你们缠着我问这问那!”  

  “为什么?”  

  “我想她是炸开肚子了,”我坚持自己的意见。远远地看去,她裹在一床被子里,究竟是肚子爆裂了还是有了小宝宝,一切都无从知道。直到下午,电话铃响,是托尼叔叔打电话来,他问妈妈在不在家。  

  “没有,妈妈!”克拉拉和我合唱似的齐声回答。这话也没错,是托尼叔叔的小宝贝用了妈妈的面霜。  

  “我已经把你说过的告诉她了,”我指着克拉拉说道,“小孩子是从商场买回来的,可是她就是不相信。”  

  “你准备怎么管?”我问。  

  半小时过去了,我精疲力竭地说:“这小宝贝真沉。”  

  我们等待着星期天的到来。星期天,托尼叔叔总是推着苏珊娜到游戏场来晒太阳的。我们把小宝宝又红又皱的事儿告诉托尼叔叔,他不解地看着睡梦中的苏珊娜,说道:“她刚刚哭过了,脸上自然有些红。”  

  “她真的这样说?”  

  “你看见没有!她的皮肤那么红,脸上满是褶子,看上去皱巴巴的,难道你没长眼睛?这些都看不到?”  

  克拉拉做出一副天真的模样说:“才不是呢!小孩子是由送子仙鹤送来的!”  

  “没错没错,”弗罗拉婶婶无法招架了,扶着浴缸支撑着自己,“说得太对了,还有的是从卷心菜里长出来的。”  

  接下来,她找来一个大手提袋,把啤酒、洋娃娃、马铃薯和胡萝卜一股脑儿全放了进去。然后我和她轮流拖着大手提袋在各个房间里走一走,我们得试验试验,苏珊娜回家以后,我们能否抱得动她。  

  “我也觉得沉,”克拉拉表示赞同,“怪不得她妈妈那么胖来着。”  

  “没有,”克拉拉说道,“我们就想知道孩子是从哪里生出来的!”  

  说完,她跑到客厅里,拎来了那只装有啤酒、马铃薯、洋娃娃和胡萝卜的大手提袋,对弗罗拉婶婶说道:“那小宝贝就有这么重!九磅!妙不妙?”说完,她拉着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卫生间,把弗罗拉婶婶扔在那里,好让她慢慢地回过神。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别糊弄大家,作者半夏娘姐Clara

关键词:

温迪的故事,小飞侠彼得潘

当其余的孩子拿着火器从树洞里跳出来的时候,糊涂的图图,几乎以胜利者的态度站立在温迪身边。 礁湖上的交锋的...

详细>>

舒克和贝塔全传

舒克不敢写《丑陋的老鼠》那本书; 动物学家和帮手决定继续学先进; 人类的反馈竟然; 贝塔天天要赞叹旁人1遍以...

详细>>

【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Smart说的话,Tom的清晨庄

在花园门外狂敲猛砸了一阵未来,汤姆靠倒在门上,哭得喘可是气来。他听到里面老爷钟冷冰冰地敲打着时光,楼上...

详细>>

【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汤姆的早上公园

“你家有一个女仆给你们生火吗?” 在基特森家里,时间不象花园里那么错乱,树倒了之后又立起来;一会儿是哈蒂...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