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布头奇遇记,小布头想听典故威尼斯手机娱乐

日期:2019-05-13编辑作者:儿童文学

  小布头哭了很久,后来哭累了,就躺在大铁锅的盖子上睡着了。  

  “哐当!”猛地一声响,火车停住了。  

  大铁勺看见小布头捂住鼻子,皱起眉头,一点也不知道小布头是在讨厌他。他挺关心地问:“你是不是感冒啦?”  

  等他醒来,他觉得身边热呼呼的,扭过头一看,一把浑身是稀饭的大铁勺,不知什么时候也跑到锅盖上来了。小布头怕稀饭弄脏他那漂亮的衣服,就翻了一个身,没理睬大铁勺。  

  小布头又给震醒了。原来天已经亮了,两道刺眼的太阳光,从高高的小窗口照进来。小布头吃惊地坐了起来:哎呀,这火车好大呀!真是奇怪的火车:看不见轮子,看不见火车头,也看不见铁轨,就是这么一间大屋子!  

  小布头没理他,眉头皱得更紧了。  

  “你好哇!”大铁勺倒挺亲热地招呼小布头。  

  小布头再看看周围:原来车里还有好几位叔叔呢!他们跟小布头一样,就躺在地板上睡觉,没有床也没有被子,就用棉大衣裹着身子。  

  “看你的样子,是感冒了。一点儿也不错!”大铁勺说,“我建议你找医生治一治。感冒虽然是小毛病,可容易引起大病来。我们铁勺,一般地说,不大容易感冒,也就是说……”  

  “你好。”小布头为了表示有礼貌,爱理不理地回答了一声。他心里还在为那个鼠老五难过呢!  

  “叔叔们一定也很冷。”小布头心里想,“他们的棉大衣上,都落满了雪花啦!”  

  大铁勺还要啰唆下去,小布头打断他说:“我根本就没感冒!”  

  “劳动之后休息一下,那才叫愉快!”大铁勺没看出小布头不爱答理他,“可是要老呆着,那我就受不了。我就有这么个脾气,呆的时间一长,就别提多难受了,而且会生一种很讨厌的皮肤病。长癞!据医生说,那种癞叫‘铁锈’。其实那是一种懒惰病,一般地说,只有懒汉才生那种病……”  

  其实才不是雪花呢,那是叔叔们呼出来的热气,在棉大衣上结成了霜,看起来就像落上了一层雪花。  

  “那你干吗老捂着鼻子?”大铁勺挺认真地问。  

  小布头听得怪不耐烦的,又翻了一个身。大铁勺“呱啦呱啦”只顾讲,根本就没注意小布头在讨厌他。  

  小布头正想着,一位叔叔忽然掀开大衣,跳了起来,用大嗓门叫着说:“嘿!伙计们,到站啦!”  

  “因为……”小布头说,“因为你身上,有一股讨厌的臭稀饭味儿。”  

  “你在这里担任什么职务?”大铁勺问。  

  别的叔叔也都站起来了。  

  大铁勺愣了一下,自言自语地咕哝说:“‘臭稀饭’味儿!‘臭’不算,还得加个‘讨厌的’!”  

  这把大铁勺跟老郭爷爷在一起,学了下少新名词儿,老想用一用。  

  火车静静地停着,也不“哐当哐当”响,也不乱晃动。那几位叔叔可忙起来了。他们“嘿哟嘿哟”地喊着,把车上的大机器抬下去。  

  停了一下,大铁勺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唉──”  

  “‘职务’是什么玩意儿?”小布头问。这回可不是因为不耐烦,小布头真的没听懂。  

  人一下子来了很多。小布头也不知道他们是从什么地方飞出来的。  

  大铁勺好半天没说话。  

  大铁勺换了一个说法:“也就是说:你负责什么工作?”  

  大机器一台一台地搬下去了,车上显得有点儿空荡荡的。后来,那个大嗓门儿叔叔又来搬小电动机了。  

  小布头心里想;“大铁勺准叫我说得伤心了。这多不好呀!大铁勺不是个坏朋友,他很关心别人。我对他的态度太不好了,这真不应该……”  

  小布头睁大了眼睛,摇了摇头。  

  “再见!”小电动机很有礼貌地向小布头打招呼。  

  小布头心中挺后悔。  

  大铁勺可有点儿急了,他半天没出声,才想到了第三种说法:“我的意思是:你是干什么的呀?”  

  大嗓门儿叔叔正要抱起小电动机,忽然发现了坐在小电动机旁边的小布头。  

  大铁勺真的伤心了。小布头的态度不好,他倒并不难受,小布头说的话,可使他想起了一段伤心的故事。  

  小布头这回完全明白了,可是他一时答不上来。他到底算是干什么的呢,特别是来到这个锅盖上以后。  

  “嗨!”大嗓门儿叔叔欢喜地大叫一声,“这是个什么玩意儿呀?”  

  大铁勺伤起心来,就闷不作声。铁勺们都有这么个脾气。  

  “还不明白?”大铁勺急坏了,“我的意思是……”  

  他捡起小布头,翻过来瞧瞧,翻过去又瞧瞧,一边瞧,还一边嘻嘻哈哈地笑。  

  小布头却憋不住了,他不好意思地问:“你怎么不说话啦?”  

  “我明白啦!”小布头倒忍不住笑了,“我是在想,我到底是个干什么的。”  

  “这回可好了!”小布头想,“这个叔叔可以把我带回去了!”  

  大铁勺说:“我在想一个故事……”  

  大铁勺放心了,他说:“要是一个人连自己是个干什么的都不明确,那可真糟!‘明确’的意思你懂吧?‘明确’,就是说……就是……就是‘很明确’的意思。”  

  可是大嗓门儿叔叔说:“好哇!把这个小玩意儿送给老张的那个小丫头,那她可高兴死啦!”  

  一听说“故事”,小布头又来了精神。小布头可爱听故事啦!那天跟苹苹一块儿去幼儿园,就听小老师讲过一个故事。哎呀!那个故事可真好听:有一只画在墙上的黄鹤,他会从墙上跳下来,给穷人唱歌,给穷人跳舞。后来,一个有钱的坏蛋把这只黄鹤抓去了。黄鹤就不给他唱,不给他跳。坏蛋就生气了,他还打人呢!后来……后来怎么来着?小布头想不起来了。反正后来,黄鹤让那个坏蛋倒了霉。那个故事可真好听呀!  

  大铁勺对自己的解释非常满意。小布头可没听进去。他自言自语地说:“开头儿,我是玩具。后来,我是‘礼物’。坐在三轮车上,坐在黑屋子里,我是机器

  说完,大嗓门儿叔叔把小布头塞进了工作服的大口袋里。  

  “你会讲故事吗?”小布头问大铁勺。  

……”  

  口袋里有一股机油的味儿。小布头起先还忍着,可是过了一会儿,他实在呛得受不了啦,就从口袋里探出脑袋瓜儿来。  

  大铁勺说:“我就会一个。这个故事,我从来没有给别人讲过。我不乐意讲它。”  

  “机器?”大铁勺吃了一惊。  

  小布头看见了新奇的事儿:  

  小布头说:“干嘛不乐意讲呀!要是我会讲故事,我就乐意讲。”  

  “是呀。后来,我又成了大白薯……”  

  大嗓门儿叔叔原来坐在两匹马拉的大车边上。火车上的那些同伴,那些一本正经的铁家伙们,也都坐在大车上。可是这一回,那些铁家伙们都漂亮起来啦!他们不光擦得浑身亮闪闪的,还披上了大红的绸带子。  

  大铁勺想了想说:“这么说来,你一定很乐意听故事喽。”  

  “大白薯?”大铁勺更惊奇了。  

  大车走得很慢,还颠簸得厉害。铁轮子“咕噜咕噜”地响个不停。小布头看不见汽车,看不见路灯,也看不见楼房,只有一片田野,再远一点儿,就是一层层的高山。这样的景色,小布头还是第一次看见哪!  

  “当然啦!”小布头说,“我们布娃娃,哪一个不乐意听故事呢!”  

  “是大白薯嘛!”  

  “呜──”远处有什么东西在叫。  

  大铁勺说:“好,既然你乐意听,我就讲给你听吧!”  

  “我做了几十年饭,可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大白薯。一般地说,大白薯不是你这种样子。”  

  小布头慌忙扭过头去。咦,火车!这才是真正的火车呢,就跟苹苹家的一模一样。只是这列火车颜色是黑的;再有,火车头还在冒着白烟,苹苹家的火车头可不冒烟。别的都跟苹苹家的火车没有两样。  

  小布头高兴地说:“欢迎,欢迎!”  

  “后来,我就飞到锅盖上来了。我就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了。”  

  “对啦,这才叫火车呢!我们刚才坐的大屋子,算什么火车!这个小电动机,真是什么都不懂。”  

  小布头鼓起掌来,大铁勺就开始讲了。

  “这真糟糕!”大铁勺说,“那么,你从前是什么机器呢?”  

  小布头一点儿也不知道,他就是坐了这列火车来的。  

  这一问,小布头高兴起来,他说:“我从前是火车机器,不,是火车司机。”  

  小布头想告诉小电动机,真正的火车是什么样子的,可是小电动机不在这辆大车上。他大概坐在别的大车上了,后边还有一大串两匹马拉的大车呢!  

  “这样说来,你是个开火车的。”大铁勺挺认真地说。  

  火车拖着一串白烟,越开越远了。小布头这才觉得脸上有点儿冷,赶紧把脑袋瓜儿缩回口袋里去了。不错,口袋里有一股机油的味儿,可是总比挨冻好得多呀!  

  “对呀!”小布头快活地喊,“我会开火车。”  

  路很长,车又慢。小布头缩在口袋里,摇摇晃晃的,不一会儿又睡着了。  

  大铁勺可露出不大相信的样子。  

  小布头再醒来的时候,听见一阵喊叫声。他自己也弄不清是喊声把他吵醒的呢,还是他醒了才听见喊声的,不管怎么样吧,总该伸出头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大嗓门儿叔叔的衣袋口上,就慢慢地露出一顶鹅黄色的尖帽子来,接着露出来的,是小布头的圆圆的小脑袋瓜儿呀!好热闹!  

  “真的!”小布头赶紧说,“要骗了你,我是小狗,是没有鼻子尖儿的小哈叭狗。”  

  原来大车已经来到一片房子前边。房子前面的空场上,站着好多好多人,有身强力壮的叔叔,有白胡子的老爷爷有抱着娃娃的阿姨,还有不少蹦蹦跳跳的小朋友。有的人用竹竿儿挑着一块大红布,大红布上还有很大很大的字。可惜小布头一个字也不认识。因为要识字,就要好好学习,小布头还没上过学呢。  

  大铁勺慢吞吞地说:“一般地说,小哈叭狗也是有鼻子尖儿的。”  

  人们一看见大马车走过去,就“冬冬当当”地敲起锣鼓来,还举起好多条胳膊,冲着大车高兴地喊:“欢迎工人老大哥!”  

  小布头说:“我们幼儿园的那只小哈叭狗,就没有鼻子尖儿。他的鼻子尖儿叫小朋友给揪掉啦!”  

  “谢谢老大哥的支援!”  

  大铁勺说:“那咱们不去管他好了。下过,火车头跟我是亲戚,我们全是用铁做的。据我了解,火车头很大很大,可是你……”  

  “大办农业!大办粮食!”  

  小布头涨红了脸说;“爱信不信,不信拉倒!我不跟你玩儿啦!”  

  小布头不知道自己算不算老大哥,不过他看得清清楚楚:人们真的在向他招手。  

  大铁勺倒挺有耐心,他问:“那你是怎么开火车的呢?”  

  “他们在欢迎我哩!”小布头非常高兴,也想伸出手去,举起胳膊来喊点儿什么。可就在这时候:  

  一问起开火车,小布头又高兴了。  

  “砰!叭!”  

  “我就坐在火车头上,后来火车就开了,后来,火车就开快了,后来……后来火车就到武汉了,火车就停住了,后来,火车又开了……”  

  这声音响极了,就跟除夕晚上,小布头在幼儿园听到的一样。小布头一害怕,一下子把脑袋瓜儿缩进口袋里去了。  

  “火车自己就开了?”  

  “砰砰!”  

  “对呀,它自己就开了。”  

  “叭,叭,叭,叭!”  

  “你没动手吗?”  

  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密。小布头拼命往口袋角里缩,没注意口袋角上有一个小窟窿。人小布头缩来缩去,就从那个小窟窿漏了出来。  

  “我不动手,它也开呀!”  

  “大嗓门儿叔叔!”小布头害怕地叫了一声,“啪”地一下摔到了大车上,刚好掉进两块车板中间,卡在缝儿里,动也不能动。  

  大铁勺就“当当”地笑起来。铁勺们笑起来,都是这样子的。  

  大嗓门儿叔叔站在大车上,只顾举着胳膊高兴地喊,根本没注意小布头。  

  “这就是说,火车不是你开的。”大铁勺说,“因为,一般地说,司机不动手,火车自己就不会跑。就比如说炒白菜吧:要是我一动不动,白菜呆在锅里就不会动,就炒不好。──这你懂吧?”  

  小布头卡在缝儿里,鼻子挤得酸溜溜的,像吃了酸枣儿一样。  

  小布头生气地说:“我不懂,就不懂!一丁点儿也不懂!”  

  小布头等大嗓门儿叔叔把他取出来。可是大车才停下来,大嗓门儿叔叔就跳下去了。小布头卡在缝儿里干着急。他什么也看不见,只听见人们鼓掌,说话,搬东西。最后有一个人大声喊:“走哇,乡亲们,开联欢大会去呀!”  

  这时候,小布头好像闻到大铁勺身上有一股难闻的味儿,他立刻用手捂住了鼻子。没想到这么一捂,鼻子又疼起来了。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人们都走了。小布头什么声音也听不见了。  

  小布头真后悔,他埋怨自己说:“我干嘛又那么胆小?真的,要是我勇敢一点儿,不怕那个‘砰,叭’,这会儿我就跟大伙儿一起去开联欢会了……”  

  嘘!有人走过来了。小布头竖起耳朵,只盼望能听到大嗓门儿叔叔的声音。  

  “再帮乡亲们运一车吧!昨天没送到的。今天顶好都能送到。”一个声音说。  

  “好咧!”另一声音回答。  

  两个声音都不是大嗓门儿叔叔。  

  “唉!”小布头叹了一口气。  

  大车“咕噜咕噜”拉到一个地方,又停下来了。过了一会儿,车板“丁丁冬冬”响起来,震得小布头脑袋瓜儿发晕。可是震一震也有好处。三震两震,小布头觉得鼻子不再挤得那么酸了。又三震两震,嘻!小布头从缝儿里给震出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呀!”小布头吃力地爬起来看。  

  哎呀,不得了!不知多少红皮儿的大白薯,像雨点儿似的打过来,“丁丁冬冬”落在车板上。  

  “这回我要勇敢!”小布头说,“我不怕!就不怕,就不怕!”  

  一个大白薯打过来,擦过小布头的身边。小布头躲也不躲,对大白薯叫着说:“我不怕!就不怕!叫你们看看,我勇敢不勇敢!”  

  大白薯可不管小布头勇敢不勇敢。一个大白薯直砸下来,把小布头砸了个大跟头。  

  大白薯一阵又一阵地落下来,不一会儿,把小布头给埋在底下了。还好,白薯和白薯中间还有点儿空隙。小布头虽然转不过身来,鼻子倒不再挨挤了。  

  大车动了。赶车的使劲甩了一下鞭子,高高兴兴地哼起来:  

  大车来回不停步!哎嗨哟!
  跑了车站跑仓库。
  拉来一车好机器,哎嗨哟!
  又拉一车大白薯。  

  “好哇!”小布头生气地说,“我成了个大白薯啦!”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小布头奇遇记,小布头想听典故威尼斯手机娱乐

关键词:

舒克和贝塔全传【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

法医发现人身上流老鼠血; 监狱长带犯人出国旅游; 皮皮鲁给解剖主任戴高帽; 彼得富氏飞缅因州; 解剖主任磨炼...

详细>>

舒克和贝塔全传

舒克和贝塔相对无言。 发生在皮皮鲁家里的全体公民公众表决; 贝塔摇头: “为何抓她们?”贝塔大怒。 “你们笑...

详细>>

好人民代表大会狮,秃秃大王

大狮吧嗒吧嗒跑掉了,往老米家里去了。 老米带小明和冬哥儿到了老米家里。老米拿出五十个风干老鼠,给小明和冬...

详细>>

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全不知和小图钉境遇肮脏鬼

“喂,小花脸,你好!”肮脏鬼走到跟前的时候,全不知对他喊。“你瞧,我们有小汽车啦!” “这有什么稀奇的!...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