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的网,精灵鼠四弟

日期:2019-05-06编辑作者:儿童文学

  本书人名中英文对照表  

2000年3月11日下午3点10分,这是个值得我纪念的时刻。正是在那一刻,我用我笨拙的中文把夏洛彻底杀死了。这之后,由于往电脑里录入译文,校对译稿的原因,我至少又看了四遍夏洛死的那一章。每次看到这章,看到夏洛的死,心里都是酸酸的。当然——毫不害羞的说——我只为夏洛哭了一次。一次也就够了。这就是我翻译这本书的主要原因之一。从2月25日收到朋友奇奇送来的《夏洛的网》那天晚上开始,直到3月11日止,我所有的空闲时间都在翻译《夏洛的网》。我翻译了十六天,又校对了两天(3月12日至13日),最后修改了一天,才终于把它弄完。这中间的工作时间(差不多是从八点到下午四点吧),包括午休时间,我几乎都在往工作单位的电脑里录入我的译文。(因为我家连电视都没有,更别说电脑了。)所以头天晚上在家里写好译文后,次日再往单位的电脑里敲,非常费力,可我也没办法。这半个月来,我真的是很累。但是我愿意为此而累。因为我是如此深爱这本书,而我又是费了如此多的心力,才有机缘拥有它的,所以我一定要把它翻译成中文,虽然仅仅是为了我自己,还有一些朋友们。小时候,我就曾经看过这故事,去年,看过一篇严锋发表在去年《万象》上的介绍《夏洛的网》的读书笔记后,我就想找到这本书的完整中译本。可是,我只买到了一种署名凌云编译的简单的译文——说简单,是因为里面的内容太少了,几乎只有原书的一半,剩下的细节都被无情的删去了。所以得到朋友奇奇送的书后,我真是欣喜若狂。在翻译过程中,凌云编译的这本《夏洛的网》,还是给了我很多帮助的,起码让我有个可以参照的译本。而且,里面有些译文比我最初想得要准确得多,给了我很大帮助,所以我要在这里说声谢谢。不过,我觉得也许不该谢凌云,因为我感觉他可能仅仅是个一般的编者,可能连原文都没见过。不然,他就不会在他编译的本子里把英文的"514"翻译成"540",也不会在里面增加不少原书中没有的奇怪的句子了。所以,当对照凌云编译的译文翻译了几天后,我把《夏洛的网》全部译出的决心更大了。不过,像一位朋友指出的,我的英文很差,很差,对书里涉及的美国风物等知识也一无所知,所以我其实是非常不配翻译这本书的。只是,虽然比我懂英文,比我配翻译它的人多得数不清,但他们却不来译,我就只好自己来做了。好在这是为了我,不是为了用来骗钱,不是为了用来唬人,所以我才"自私地"执意要翻译。翻译中,我遇到了很多困难。无奈之中,我只好把我最不理解的译文抄下来,请朋友,尤其是新语丝的朋友帮我翻译。所以,如果你在我的译文中发现有精彩的译文,那一定是在朋友们的帮助下弄出来的;如果你在里面发现了错误,那一定就是我的罪过,完全与我的朋友无关。除了新语丝的朋友,还有索易编辑《每日新闻》的洪立(他是索易的Where为我介绍认识的,所以我也要感谢where),他也帮了我很多忙。这些朋友们的帮助非常让我感动。这些朋友中,除了筋斗云,螳螂等几个老朋友外,其余的不是我原先不太熟悉的,就是我以前从不相识的。他们都是看到我幼稚的问题后,才主动出来,给我以指教的——不管是新朋友,还是老朋友。因为一本歌颂友谊的书认识了这么多朋友,真让我感到莫大的快乐和幸福。友情是人生最重要的东西之一——我完全和威伯有同感。因此,为表示我对这些朋友的感谢,特把他们的名字写在下面。他们是——筋斗云,暮紫,亦歌,Brant,半山,乐平,虎子,螳螂,古平,Sam等,还刚才提到的洪立以及许多我不知名的朋友。谢谢你们!这些人里,暮紫,亦歌,Brant,虎子,乐平等为我翻译了一段我认为很难的那段威伯对小羊的对话(有些我收到我的译注里了),非常感谢;筋斗云在很多翻译问题上给了我特别多的帮助,亦歌也为我解决了不少难题,也谢谢你们;暮紫为我提供了一则关于琥珀爆米花(Cracker-Jack)的史话及其他帮助,洪立则为我把那些难译的汽车名字译了出来,也在别的问题上帮了我的忙,也特别谢谢你们;别的朋友的帮助当然也很大,只是恕不在这里列举了,因为具体我在我的译注中都分别说明,以示感谢了。夏洛死前说的那些话里,有一段我几乎照抄了严锋在他的读书笔记里引用的译文,也特此说明并感谢,虽然我根本不认识他。怀特本身对美国农场非常熟悉,这从这本书里的细节就可看得出来。可对这些细节我根本不懂,翻译时就遇到了不少困难,只是在朋友的帮助下,加了很少的注释(凡是没注出处的注释,都是我自己在资料里查出来的),真是抱歉。由于本书里有一只贪吃的老鼠,因此里面写了很多的食物名字,其中不少的名字在我的辞典里查不到。不然,都分别注释出来一定是很有意思的。只有暮紫提供的对Cracker-Jack的注释,非常的详尽。让我再次对他说声谢谢吧。我要强调,尽管有许多朋友帮我,但我不能把全部的原文抄给朋友审阅,因此我的译文中的错误还是很多的(我自己独立翻译的那些)。但以我的水平来说,我已经是尽力了。我不能再做得更好了,请大家原谅。如果谁在里面发现译文错误,请不客气的给我指出来,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将非常感谢。唉,我的译文可能已经玷污了这本杰作,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虽然我自认中文还不是非常差劲,但我明白我的英文却真的是非常差劲的。如果以后发现了好的译文,我会推荐给你们的,也会把我的译文抛到垃圾堆里去的。不过,有一点可以保证,我的译文肯定比凌云编译的那本要好很多倍。因为那里的好的译文都已经被我吸收到我的译文里来了,而那里的缺点,远比我这里要多。还有两点要说明。一是原文的标点和中文的习惯不同,不知为什么,我曾经改成我们习惯的,但为尊重原著的关系,又改了回来。所以,看起可能有些别扭。二是书中的动物代称,几乎一律用的是"she,he"等,而不是"It",所以我也没有改,照译成"他,她",因为我觉得他们和人类应该是平等的。这些年来,总是找不到活着的感觉,只是在纷扰的人事中把自己站成雕像——但看了《夏洛的网》后,才有了活着的感觉,才知道生活是什么。谢谢怀特!再强调一遍:如果你有这本书的原本,自己又愿意看的话,请直接去看原文——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我的译文根本就不值得看。最后,再说一句别的。我要感谢为我寻找过《夏洛的网》的中译本的幽浮、青鸟、Where还有一些新语丝的朋友等等数不清的朋友们,虽然你们没有为我找到,我也一样的感谢你们。有朋友真好,那会让你的生命完全不同的。我真幸福,会有这么多的朋友。好了,快十点半了,累了这么多天,我也该休息了。2000.3.14夜10:22写;2000.3.15下午15:33录入

  2000年3月11日下午3点10分,这是个值得我纪念的时刻。  

  弗里德里克·C·利特尔(Federick·C·Little)
  斯图亚特·利特尔(Stuart Little)
  乔治(George)
  莉莲·B·沃拉尔(Lillian·B·womrath)
  勒鲁瓦(Leroy)
  保罗·凯里(Paul Carey)
  玛戈(Margo)
  爱德华·克莱德代勒(Edward Clydesdale)
  冈德森小姐(Gunderson)
  罗伊·哈特(Roy Hart)
  伊丽莎白·加德纳(Elizabeth Gardner)
  阿瑟·格林劳(Arther Greenlaw)
  莉迪亚·莱西(Lydia Lacey)
  伊西多·范伯格(Isidor Feinberg)
  哈里·贾米森(Harry Jamieson)
  玛丽·本迪斯(Marx Bendix)
  亨利·拉克姆(Henry Rackmeyer)
  艾伯特·弗尔斯托(Albert Fernstorm)
  约翰·波多克(John Poldowski)
  安东尼·布伦迪西(Anthony Brendisi)
  阿格尼斯·贝伦卡(Agnes Beretska)
  米尔德里德·霍夫金(Mildred Hoffenstein)
  赫伯特·普伦德加斯特(Herbert Prendergast)
  凯瑟琳·斯特布尔福特(Katharine Stableford)
  玛里琳·罗伯特(Marilyn Roberts)
  哈丽雅特·埃姆斯(Harriet Ames)  

  正是在那一刻,我用我笨拙的中文把夏洛彻底杀死了。这之后,由于往电脑里录入译文,校对译稿的原因,我至少又看了四遍夏洛死的那一章。每次看到这章,看到夏洛的死,心里都是酸酸的。  

  说明:人名的译法基本采用《英语姓名译名手册》(商务印书馆1985年修订版)里的译法,以示规范,其中只略有改动。对于那里没有收录的人名,都是我自拟的。──萧毛注  

  当然──毫不害羞的说──我只为夏洛哭了一次。  

  再见,斯图亚特;再见,怀特

  一次也就够了。这就是我翻译这本书的主要原因之一。从2月25日收到朋友奇奇送来的《夏洛的网》那天晚上开始,直到3月11日止,我所有的空闲时间都在翻译《夏洛的网》。我翻译了十六天,又校对了两天(3月12日至13日),最后修改了一天(3月14日),才终于把它弄完。这中间的工作时间(差不多是从八点到下午四点吧),包括午休时间,我几乎都在往工作单位的电脑里录入我的译文。(因为我家连电视都没有,更别说电脑了。)所以头天晚上在家里写好译文后,次日再往单位的电脑里敲,非常费力,可我也没办法。  

  2000年3月25日中午11:58分

  这半个月来,我真的是很累。但是我愿意为此而累。因为我是如此深爱这本书,而我又是费了如此多的心力,才有机缘拥有它的,所以我一定要把它翻译成中文,虽然仅仅是为了我自己,还有一些朋友们。  

 

  小时候,我就曾经看过这故事,去年,看过一篇严锋发表在去年《万象》上的介绍《夏洛的网》的读书笔记后,我就想找到这本书的完整中译本。可是,我只买到了一种署名凌云编译的简单的译文──说简单,是因为里面的内容太少了,几乎只有原书的一半,剩下的细节都被无情的删去了。所以得到朋友奇奇送的书后,我真是欣喜若狂。  

 

  在翻译过程中,凌云编译的这本《夏洛的网》,还是给了我很多帮助的,起码让我有个可以参照的译本。而且,里面有些译文比我最初想得要准确得多,给了我很大帮助,所以我要在这里说声谢谢。不过,我觉得也许不该谢凌云,因为我感觉他可能仅仅是个一般的编者,可能连原文都没见过。不然,他就不会在他编译的本子里把英文的“514”翻译成“540”,也不会在里面增加不少原书中没有的奇怪的句子了。  

  我完了。  

  所以,当对照凌云编译的译文翻译了几天后,我把《夏洛的网》全部译出的决心更大了。不过,像一位朋友指出的,我的英文很差,很差,对书里涉及的美国风物等知识也一无所知,所以我其实是非常不配翻译这本书的。  

  我是说,我的《小老鼠斯图亚特》那一刻终于全翻译完了。  

  只是,虽然比我懂英文,比我配翻译它的人多得数不清,但他们却不来译,我就只好自己来做了。好在这是为了我,不是为了用来骗钱,不是为了用来唬人,所以我才“自私地”执意要翻译。  

  这次的翻译比译《夏洛的网》要容易一些,这不但因为这本加上几十幅精美的插图才131页的小书不长(译过来还不到四万字),更因为译完《夏洛的网》后我少得可怜的英文理解能力又恢复了一点点(我很多年没碰英语了),还因为它没有《夏洛的网》那么严肃的主题,所以我才敢大胆下手。  

  翻译中,我遇到了很多困难。无奈之中,我只好把我最不理解的译文抄下来,请朋友,尤其是新语丝的朋友帮我翻译。所以,如果你在我的译文中发现有精彩的译文,那一定是在朋友们的帮助下弄出来的;如果你在里面发现了错误,那一定就是我的罪过,完全与我的朋友无关。  

  从3月17日到今天,我仅用了不到九天就译出了初稿。可是由于这周和下周我有每周一回的恶心工作要做,得长时间躲在暗无天日的地方,翻着恨不得撕碎的会计帐簿,听着那些女人不停地谈着火葬场,她公公留下的人见人爱的房产,甚至要听某个来推销药品以及连裤袜等等的Old女人嘴里的每颗假牙都是用来嚼什么的这些让我要疯掉的谈话,所以我只能抽空往单位的电脑里录入译文──估计下周才可能录完。  

  除了新语丝的朋友,还有索易编辑《每日新闻》的洪立(他是索易的Where为我介绍认识的,所以我也要感谢where),他也帮了我很多忙。  

  我对这一次的译文要有把握得多。当然里面还一定有许多我发现不了的错误。(我不必再自责我的英文了──因为说得太多有人会以为我其实是在自夸,或者想拿我当碎嘴子抓起来。)我还加了尽可能多的注释,尤其是对猫的那些注释,想借此向各位证明一下,我肖毛的名字不是白叫的。(其实对猫的注释都是从一个好朋友送我的书里查到的,嘻嘻。)  

  这些朋友们的帮助非常让我感动。这些朋友中,除了筋斗云,螳螂等几个老朋友外,其余的不是我原先不太熟悉的,就是我以前从不相识的。他们都是看到我幼稚的问题后,才主动出来,给我以指教的──不管是新朋友,还是老朋友。因为一本歌颂友谊的书认识了这么多朋友,真让我感到莫大的快乐和幸福。友情是人生最重要的东西之一──我完全和威伯有同感。  

  同样,新语丝的朋友这次又帮了我很多忙──亦歌,虎子,螳螂,方舟子,筋斗云等等,还有我那个帮我查中央公园资料的朋友。非常感谢。他们也许觉得这是举手之劳,可我却非常的感动和感激。  

  因此,为表示我对这些朋友的感谢,特把他们的名字写在下面。他们是:  

  再次感谢奇奇,因为是他送了我这本书。  

  筋斗云,暮紫,亦歌,Brant,半山,乐平,虎子,螳螂,古平,Sam等,还刚才提到的洪立以及许多我不知名的朋友。谢谢你们!  

  感谢亦歌告诉我那段关于“三盲鼠”的儿歌,不然我怎么也猜不到“三盲鼠”和农妇的关系的,我只知道“三盲鼠”是日本的一家出版爵士乐的唱片公司,我还买过一张呢。  

  这些人里,暮紫,亦歌,Brant,虎子,乐平等为我翻译了一段我认为很难的那段威伯对小羊的对话(有些我收到我的译注里了),非常感谢;  

  感谢虎子为我查到的那些资料和他的热情帮助,尤其感谢他为我查到的那些饮料的介绍。  

  筋斗云在很多翻译问题上给了我特别多的帮助,亦歌也为我解决了不少难题,也谢谢你们;  

  感谢螳螂为我科学的查证关于斯图亚特的体温是否正常等问题。  

  暮紫为我提供了一则关于琥珀爆米花(Cracker-Jack)的史话及其他帮助,洪立则为我把那些难译的汽车名字译了出来,也在别的问题上帮了我的忙,也特别谢谢你们;  

  感谢方舟子为我提供的关于纽约的一些背景知识。  

  别的朋友的帮助当然也很大,只是恕不在这里列举了,因为具体我在我的译注中都分别说明,以示感谢了。  

  感谢筋斗云出马为我解决“Nose drops”的问题。  

  夏洛死前说的那些话里,有一段我几乎照抄了严锋在他的读书笔记里引用的译文,也特此说明并感谢,虽然我根本不认识他(她?)。  

  尽管这次的注释比较多,但里面还有我查不到的,或不太明白的地方,更有许多译不好的地方,具体我在注释中一一注明,以待方家的指正。  

  怀特本身对美国农场非常熟悉,这从这本书里的细节就可看得出来。可对这些细节我根本不懂,翻译时就遇到了不少困难,只是在朋友的帮助下,加了很少的注释(凡是没注出处的注释,都是我自己在资料里查出来的),真是抱歉。  

  本来,我还想再问新语丝朋友的,可筋斗云提议说,再问就得收费,我只好不问了。不过,这让我想起了一个生财之道:欢迎大家对我提问,问什么都可以。答对一次100美元,答不出只收50美元,多问收费优惠。(我开玩笑的,大家不要当真。)  

  由于本书里有一只贪吃的老鼠,因此里面写了很多的食物名字,其中不少的名字在我的辞典里查不到。不然,都分别注释出来一定是很有意思的。只有暮紫提供的对Cracker-Jack的注释,非常的详尽。让我再次对他说声谢谢吧。  

  对“Fern”到底是什么样子我始终没有查到,可惜。我对有关加菲猫的一切都感兴趣。一想到加菲猫拿起沙拉酱鬼鬼祟祟地跑向Fern时的样子,我就忍不住想笑。  

  我要强调,尽管有许多朋友帮我,但我不能把全部的原文抄给朋友审阅,因此我的译文中的错误还是很多的(我自己独立翻译的那些)。但以我的水平来说,我已经是尽力了。我不能再做得更好了,请大家原谅。如果谁在里面发现译文错误(一定很多),请不客气的给我指出来,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将非常感谢。  

  怀特在童话里多写他熟悉的东西,比如航海,农场,纽约等等,而这些我一点儿也不了解,所以翻译时吃了不少苦,尤其是翻译帆船比赛那章时,因此我对那章的译文最不放心。  

  唉,我的译文可能已经玷污了这本杰作,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虽然我自认中文还不是非常差劲,但我明白我的英文却真的是非常差劲的。如果以后发现了好的译文,我会推荐给你们的,也会把我的译文抛到垃圾堆里去的。  

  译完两本怀特的童话后,我终于感到轻松了──反正手头也没有他的第三本童话。我为什么译他的童话呢?我想特别说明一下。第一,我绝不想做翻译家,也远远不配,所以没有了怀特的童话可译时,我一定会“破盆洗手”的(我买不起刘正风的金盆):看别人的译文多轻松,还可以挑毛病!第二,我对童话不是很感兴趣,除了有限的几种。我是对怀特的文字感兴趣,而几乎不见有人翻译,才想自己动手的。他的散文我一定没有功力译,才想到用中文来折磨他的童话,没想到他的童话也这么不好对付。但我向来是想做的事情就要做到底的,所以才会不惜一切代价坚持到底。  

  不过,有一点可以保证,我的译文肯定比凌云编译的那本要好很多倍。因为那里的好的译文都已经被我吸收到我的译文里来了,而那里的缺点,远比我这里要多。  

  好在这个世界上值得我做的事情非常少,不然我会累死的。  

  还有两点要说明。一是原文的标点和中文的习惯不同,不知为什么,我曾经改成我们习惯的,但为尊重原著的关系,又改了回来。所以,看起可能有些别扭。二是书中的动物代称,几乎一律用的是“she,he”等,而不是“It”,所以我也没有改,照译成“他,她”,因为我觉得他们和人类应该是平等的。  

  这近一个月来只在翻译这两本童话,闲时几乎什么都没做,也把自己弄得很累,不过在歇下来后却立刻感到有些空虚。  

  这些年来,总是找不到活着的感觉,只是在纷扰的人事中把自己站成雕像──但看了《夏洛的网》后,才有了活着的感觉,才知道生活是什么。谢谢怀特!  

  我这才知道怀特对我的影响有多大。他的童话里体现出的那种人生观和世界观,与我居然是那么的合拍,真令我惊讶。虽然我也非常热爱海明威、福克纳等西方作家的作品,但怀特的《夏洛的网》对我的感染力却比那些作品加在一起还大。  

  再强调一遍:如果你有这本书的原本,自己又愿意看的话,请直接去看原文

  这点别人是很难想象的,我也是。  

──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我的译文根本就不值得看。  

  再过一周,我就会又回到原来的生活里,继续看书,在纸上发牢骚,真诚地寻找朋友,发狂地买书和CD,抽低档烟,穿别人看都不忍看的廉价衣服,尽最大可能来恶心我讨厌的人,漠视着这个我毫不在乎的世界,还有周围的现实。  

  最后,再说一句别的。我要感谢为我寻找过《夏洛的网》的中译本的幽浮、青鸟、Where还有一些新语丝的朋友等等数不清的朋友们,虽然你们没有为我找到,我也一样的感谢你们。有朋友真好,那会让你的生命完全不同的。我真幸福,会有这么多的朋友。  

  我仍将静静地笑,静静地发狂。  

  好了,快十点半了,累了这么多天,我也该休息了。  

  不管怎样,夏洛将永远在我心里,谁也夺不去,即使死亡。  

2000.3.14 夜10:22写;2000.3.15 下午15:33录入

  我想,就是看一百本历史或科学书,也抵不上看一遍《夏洛的网》,尽管它们比之更实用。我更需要的是好的文学作品给我的感动。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  

  只要可能,我要一直被这样感动下去,永远,永远,我生活的意义就在这里。  

  再见,夏洛;再见,斯图亚特;再见,怀特。我会一再的想念你们。  

2000.3.25夜7:30写  

 

  再拖一条小尾巴  

  3月26日那天,因为译完了《小老鼠斯图亚特》,就准备上书店疯狂买书──自从翻译怀特以来,我已经一个月没去书店了。  

  结果,在书店里意外发现一种四川出的三卷本共近六千页的童话集,里面收有《小老鼠斯图亚特》的译文!幸亏我也翻译了它,不然我可买不起这么贵的书。我记得定价好像是78元,却忘了译者名字,因为买书时我很势利,只认钱不认人。我站在那里翻,以我一目三十行的本事,十几分钟就大致翻完了。这个译文很流畅,内容基本不缺,是个不错的译本。我根据它回来还订正了四、五处我的错误,真是划算。不过,他的译文未免太俗,有些像改写,不少句子被拆散、增减,也有译得马虎、不对的地方,甚至还有些没翻译的句子,远没有我译得认真。或许我的译文比他的并不差很多呢──这么一想,我又得意起来。(没人说我不知羞吧?反正说了我也当没听见。)  

  可是,这一周翻看我的打印草稿时,又发现了很多错误和生涩的地方,只好基本又校对了一遍。越改越觉得我的译文不好(可我还是觉得它不比那个译文差),尤其是最后两章的译文,那些质朴、纯美的句子似乎都被我译得比生鱼片还生。我怕是永远改不完了,如果一直改下去的话。唉!那就学学一休吧:就到这里,就到这里吧。  

2000.3.29夜8:30再写;2000.3.30中午11:47一并录入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夏洛的网,精灵鼠四弟

关键词:

1九八陆年三月二二十二日星期3,一九9〇年十一

谁都没料到,颜晓新画的那匹马参赛时居然得了银奖,她抱了奖品回来,也不说话,蒙起被子来大哭一场。她的父亲...

详细>>

机器猴传说

力力士和花生米乘飞机到达豹国都城。机场大厅里悬挂着豹国主席的巨幅画像。书摊上贩售歌颂豹国主席的书。 望着...

详细>>

武装会议,招牌的酒店里

我吃过早饭后,乡绅给我一张写给约翰·西尔弗的便条,地址是挂“望远镜”招牌的地方,并且告诉我,顺着到船坞的...

详细>>

小Heidi在前进,第一部八

外祖母住在这边的时候,天天晚上,Clara躺深夜睡,罗得迈尔也大要想停歇安歇,没了动静,那时,奶奶常要在女儿旁...

详细>>